雙飛夢——贈傅雲俊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蕭凝
2004/09/10



無言到面前,與君分杯水

  第一次你們相逢,是在一道山岩前,為一隻受傷的兔子。你素來善良仁厚,不忍牠為獵人所傷,怎奈情急之下,反使自己差點滑落山岩。這時,你看見了她,雖僅一眼,亦無言語交流,但她的眼神告訴你,她是個善良的女子,對弱者充滿了憐惜。望著她懷抱兔子而去,你笑了,因為兔子終於得救了?還是為了,見到了她?

  你隨眾師叔到了寒雪殿,好巧,又見到了她。可此時的她,卻已然是那個滿手血腥,駕著幽靈馬車,掀起江湖血雨醒風的六指琴魔。你有一瞬間的疑惑,卻立時明白,她必非大奸大惡之人,否則又豈會出手救一隻受傷的兔子?於是,在她要你去取天魔琴時,天真的你竟真的走了過去。那一擊來得如此突然,狠狠地擊在你的胸口,擊在你的心頭。你不相信地望著她,望著她緩緩向你走來。終於,她的眼堣ㄕA滿是殺機,她扶起你,帶著你飛掠而去。那一刹間的凝眸注視,是否已然註定,你們此生不變的感情?

  因為有你,寒雪殿竟似有了生氣,她的臉上,也常帶笑容。於是你深深確信,只要你不放棄,她必定又會變回那個單純善良、自由快樂的人。你何嘗沒有想過其間的艱辛,但你看著小兔子的眼神依然充滿喜悅和自信。是牠給了你信心嗎?讓你相信,她的心地絕對善良?可你似乎未曾想過,以玉笛和天魔琴的宿怨之深,以她內心的積怨之深,你選擇不放棄,便等於選擇了痛苦。或許你早已想過這些,只是為了她,你無怨無悔、義無返顧。你執著地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可你似乎忽略了仇恨的力量。精衛填海,雖死無怨,皆因她的內心,有種叫仇恨的力量在支撐。她呢?或許她生存至今,也皆因那股仇恨在支持著她吧。可是如今,有你了,有你會不同嗎?

清中有濃意,流出心底醉

  你做了一對泥娃娃送她。看她笑的樣子,好美。於是你拉著她,坐在石桌旁,桌上放著那對泥娃娃。七夕的月光罩著你們,想必那一刻,你們的心都是無比的澄淨,可以清晰地印出彼此。你特地為她準備了煙火,可歡喜的你卻未曾注意,那一刹她眼底閃現的一絲黯然。她是真的怕,怕幸福會像煙火那樣,雖然瞬間的光華絢麗奪目,卻終不免被黑暗吞噬。

  她是傲寒的梅花,清冷孤傲。可若有人為她細心拂去冰雪,她便會用全部的美麗和清香來回報。只是,人人皆只見她的冷若寒冰,只有你,用你的真心,去為她融化寒冰。

  所以在玉笛山莊,當你見到她醒來,開心地忍不住將自己曾經的擔心全部告訴她時,你看到了她的淚。你手忙腳亂地為她拭淚,還不住責怪自己害她傷心。不知你有否看見,她流淚時臉上那抹淡淡的微笑。是感動,或是欣喜?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淚水仿似一泓春水,終於融化了她心底的堅冰。以後,至少在你面前,她會是幸福、快樂的。

  晴天霹靂來得如此突然。本以為她的傷勢會漸漸好轉,不想玉笛清心咒與天龍八音的自然相克,使得她的魔性又復發作。你眼見她如此痛苦,便再也顧不得自己的安危,顧不得母親的苦苦相勸,你要幫她,幫她減少痛苦,幫她戰勝自己。你心急如焚,出手卻極是鎮靜。你的目光始終凝注著她,充滿了堅定,你用你的心在告訴她,要她撐下去,要她相信,你永遠在她身邊,在她心堙C她聽到了,她睜開了眼睛,望了你一眼,那眼光堥S有殺氣,沒有魔性,只有平靜,只有瞭解。你放心了,望著輕靠在懷堛漲o,你的眼媦g滿了憐惜。她不應該受如此痛苦的,只是上天偏要她背負過多的仇恨。你無法替她分擔,無法勸她放棄,你也惟有用你的愛,來為她療傷止痛,如此罷了。但望有你的愛相伴一生,為她帶來面對人生的勇氣。

不論冤或緣,莫說蝴蝶夢

  世事常讓你很難理解是不是?你想不通,為什麼你素來敬重的姨父竟會用斷腸果暗算雪梅?為什麼他這樣做明明是為自己的女兒,卻偏說是為了玉笛山莊,為了武林安定?可是無論如何,你必須救她。而救她的條件,便是放棄與她之間的感情。你何嘗沒有過猶豫,可是你知道,她不能死,絕不能!

  你身著喜服,在床前握著她的手,腦中不斷閃現曾經和她在一起的畫面。喜慶的紅色,映著你蒼白的面頰,閃著淚光的眼睛,何來絲毫喜氣?這只是一筆交易,一筆為人所不齒的交易,而你和她,都是這筆交易的犧牲品。

  還有虹兒,她又何嘗不是?她明知你心媯歇@沒有給她的位置,她不願順從父親成就這筆屈辱的交易,不願你從此再也不得快樂。於是,她毅然服下斷腸果,她要用自己的生命換你的幸福。

  只是天不助你。本以為雪梅會從此康復,虹兒不久也將得以痊癒,怎料就在你滿心歡喜,要攜雪梅去為虹兒尋找天山雪蓮之時,你的母親卻從此離你而去。而更讓你心痛的是,一切的線索似都指雪梅為兇手。霎時,你從那個善良恭順的孝子變成了引狼入室的孽兒。你痛苦,彷徨,你不願相信眼前的一切,卻又不得不信。

  蝴蝶夢碎了,昔日的一切都已成追憶。你的純真在被一點點地吞噬——被仇恨吞噬。你的眼神變得冷若寒冰,變得悽楚迷茫。你已經不清楚這世間善惡的定義是什麼,善惡間的界限又是什麼。

  厄運似乎對你特別青睞。就在母親去世的七天後,你的姨父和虹兒也都死於東方白之手。姨父臨終前將畢生功力傳授於你,於是,你不得不背負起復仇的包袱。曾經的那個純真少年,註定一去不復返了……

還你此生此世,今世前世,雙雙飛過萬世千生去

  刀光!是仇恨的刀光!無情的刀鋒,無情地刺入她的肩頭,也無情地刺入你的心。那是你的眼睛嗎?為什麼它充滿了殺氣,那本是完全不屬於你的東西?你是那麼堅決地想要殺了她,為家人報仇,可是,為什麼你的刀鋒還是會偏?因為你還是放不下那份感情?或是因為,你的心告訴你,她不是壞人?斷腸果,又是斷腸果,情已斷,腸已斷,只有恨!那本不是你生命的主題,而且永遠不會是,可如今……你知道嗎?你不應該恨她的,她對你,從來沒有過絲毫的傷害!

  你知道了是嗎?所以你才會不忍見她剛團聚的家庭又被迫分離,所以你才會阻止她和她弟弟以身犯險,而甘願犧牲自己!最後無言的一瞥,多少心痛,多少不捨,盡含其中;多少堅決,多少無悔,也在其中。如果註定要分離,那麼,為什麼要相遇?!

  你翩然而落,像折翼的蝴蝶,美得讓人心碎。你是謫降人間的仙人,如今,要回去了,是嗎?你自天而降,為的,就是用你聖潔的鮮血洗淨人間的污濁,是嗎?

  你的眼睛,又恢復了秋水般的純淨,淚水,洗去了仇恨,洗去了怨毒,只留下清明,平靜。「答應我,活下去。」短短六個字,卻像緊箍咒一樣,套住了她。你可知道,你是她唯一的寄託啊!當她滿心冰雪的時候,是你領著她重新步入春天,可是如今,卻又是你,把她重新推入無盡的寒冬,而且,永遠不會有春天了……不,或許我錯了,你會永遠陪在她身邊的是不是?她的眼堙A心堙A再也不會有仇恨了,只有你,只有你……

    問世間情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
    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
    究中更有癡兒女
    君應有語
    渺萬里層雲
    千山暮雪
    隻影向誰去

  ………………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