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觀後雜想(續)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4/09/18



  昨日抽空草草寫就上文,今天好好看了一遍,覺得很多地方都沒有反映出自己看完劇集的真切感受,只好再來囉唆幾句,敬請見諒。

  昨天發完帖後,又找出第一盤看了一遍,這次無法再忍受那些搞笑和沒有雲兒的畫面,所以一路快進,看著那個年輕飛揚的身影,單純真摯的目光,回想著結尾處的滄桑悲憤,無法用語言表述的最後回眸,心中鬱悶難解,把結尾看了一遍又一遍,特別是32集中現實與回憶的交叉閃回部分,那種強烈的對比,更是刺痛難耐,終於在找茬兒大哭了一場之後,才感到輕鬆了一些。(大家不要笑我,實在是不好意思。)

  玉先生終於第一次提出來:「以後別再看吳奇隆的戲了,人都快神經了,而且他怎麼總拍這種戲,在鬧哄哄的一群人堙A顯得他那麼個別,讓人感覺挺可惜的,看完了妳心堹鉞峈A嗎?特技用得也太多了,完全靠擺姿勢,不過還別說,吳奇隆的姿勢還是擺得最好的。還有那個臺詞,說的都是些什麼?他拍戲前不看劇本嗎?……」絮絮不止,煩得玉樓春抄起遙控器換了一個台,結果在一個佈景造型酷似《名捕》的劇中,看到同樣打扮的同一位皇帝正在說「當前國泰民安,花好月圓……」一聽此言,玉先生的嘮叨立刻停了,詫異地看著正在翻白眼兒的玉樓春,逗得我哈哈大笑起來:「聽見了吧,現在的劇本就這麼個水平,你能怎麼辦?」

  聯想到昨天在百網看到有朋友貼的《鐵拳浪子》的書摘,什麼「年約十七歲,俏麗可人,小家碧玉的藍靜」,「看著具有藝術氣息的王偉彈琴」等等,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我並不會因為書的緣故就不收集碟片,畢竟是NICKY的傾力之作,可是看著這樣的文字,心婸﹞ㄔX的難受和惋惜。

  前幾天看大家那麼熱烈地討論著文字與文化傳承,現在卻聽著這樣的臺詞,看到這樣的文字,這種心理落差毫不亞於看到雲兒前後的判若兩人。儘管由於家堛煽螫璈M分配工作等因素,當初沒能選擇最愛的中文專業,但我對於文學的熱愛,始終沒有消失過,對於印刷出來的文字總有著許多敬意,看到JJMMS的文章,詩詞總是讓我那麼歡欣鼓舞,斗膽地在相隔了十幾年之後,又開始用文字表達著自己的情感,與眾位知己良朋暢談不已,而這當初的根本誘因,就是NICKY,雖然很明白他有很多無奈和身不由己的地方,還是不切實際地希望自己關注的人能做得更好。

  謝謝蕭凝關於原著的解答,我彷彿在天涯看到過小草她們談論原著,只是覺得既然有所修改,就應該把劇名一起改過,可能是捨不得吧?就像《大紅燈籠》之於張導演,總是難捨自己的經典,只是如果沒有了創新,就不會再有進步。海兒提到的「玉笛山莊」之類,我深有同感,在拙文中亦曾提起,借用是可以的,但毫無新意的照抄照搬就不好了。

  海兒的建議很好,只是我覺得NICKY的造型師總比玉樓春要強得多,不會意識不到這個問題吧?而且我自己從來都是素面朝天的,對於化妝造型並不懂,只是一種直覺罷了。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