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言隨筆23:《六指琴魔》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4/10/03



  這部《六指》看的斷斷續續,一直不怎麼認真,經常手堮陬菕m新舊約》或者《維摩詰》或者《小窗幽記》……一邊看書,一邊看戲,還有閒心一邊想白天的工作有哪些還沒完成。

  但是,看完以後發現,這部戲也的確適合這種消遣的態度來打發時間。

  毫無疑問,這是一部徹頭徹尾的商業片,平平之作,無法讓人眼前一亮,但還不至於招人嫌。

  商業1:先天的故事就是利用過去一部已經成功的電影來擴充一下而已,或者說資源的再利用罷了。一個簡單的報仇故事,加上點所謂的愛恨情仇,兒女情長,沒有太大新意,但也不至於讓人打瞌睡,茶餘飯後正好有助放鬆與消化。

  商業2:電視劇的長度大約每集不到40分鐘,偏短一些,但如果放在電視臺播放,片頭、片尾的廣告湊上去,倒也正好45分鐘,符合傳統的收視習慣。

  商業3:故事情節相對來說簡單,節奏比較拖遝,臺詞直白到底,而且反復呼應的回放也經常出現,典型電視劇商業片的風格,適合電視劇觀眾的口味,可以隨時進出自如:今天有事情少看一集兩集也沒什麼大不了,明天繼續看也能輕鬆連上;如果沒看到開局也沒關係,也能看懂,導演編劇把你照顧的好好的呢。

  商業4:男女主演年輕靚麗,但相對而言在內地知名度不是太高,票房號召力不是很大。固然這樣可以省下一大筆片酬,但對收視率不利。但這個不是難題,找兩個相對市場號召力比較穩定的老資格明星來,戲份雖然明顯是男女二號,但可以掛頭牌來吸引人嘛。這樣既省錢,又風光,的確蠻好的。(有一次,偶然搜索「中國音像網」的電視劇熱銷排行榜,基本上沒什麼宣傳的《六指》的上下兩個半部都擠進前十名,呵呵,恐怕不是那對戲份最多,演員表排行卻靠後的那對年輕明星的功勞吧。)

………

  與這部戲相對應的是,看完以後,對掛名頭牌的男女主演的表演比較感興趣,覺得他們的水平的確要高於年輕的那對,無論是演技的到位,細節的到位,層次的豐富,以及相互對戲的默契感和協調感。但自己總覺著這種水平的高出的基礎是寧靜和吳本身演技的多年錘煉所練就的基準本身就高,而並非特別專心用功於這部戲上所造成的。

  對寧靜不是很熟,畢竟自己對看戲興趣不大,只看過寧靜兩部電影,(多年以前的《大辮子的誘惑》和後來大紅的《黃河絕戀》,感覺很不錯,是個很好的女演員。)寧靜的這種感覺更多的是出自一種直覺。

  對吳,可能因為他的作品接觸的比較多一些,早期、中期、後期都有,(哦,說及這個,青青草,山居買到《新同居時代》了,有點意思!不過是戲本身有點意思,不是吳有點意思,下次開個話題跟你爭論。很想念你我對《我心不死》的爭論,可惜現在大家都比較忙了吧。)對吳的表演風格、表演的基準水平都已經比較瞭解了。所以,這方面的感覺就更清晰和更直接。

  一方面從外因來講,當初吳接這部戲是客串性質,角色本身性格設定、表演空間都比較有限。另一方面,正因為空間有限,(只怕時間也有限吧!哈哈。)看完後感覺吳在前半段對這個客串的角色本身投入的心血也不是很多,雖然認真卻不能算十分用功,更多的是沿用以前的一些戲劇表演風格,在傅雲俊這個角色早期的一些動作細節、神態細節上可以看出一些吳中後期一些塑造角色的影子。(具體是誰,呵呵,就不說拉吧。反正看過這些戲的奇迷應該能想到,如果沒看過,那就最好,白紙一張,無論什麼色彩都是美的。)

  可能是中後期在劇組發生了一些變化,寧靜和吳這條支線的分量被加重了。可能投資方或者創作方覺得單純客串的號召力不大,但如果需要讓這兩位的名字寫在演員表開頭,這麼點戲份又實在太過於勉強。(這個純粹是個人猜想,各位可別當真。)

  也正因為戲份的增加,使表演空間增加了,而表演空間的增加使吳意識到這部戲將來會被觀眾視做「吳奇隆的作品」來看待,因而用功起來。

  順便插一句,山居是怎麼判斷哪些戲是前期的,哪些戲是後來劇本更改後增加的:看吳的臉色,前期吳剛剛從敦煌沙漠中「采風」歸來,不單臉曬的像黑人,而且明顯被曬傷了,正在蛻皮,不單整體膚色偏黑,而且臉上一塊黑的一塊紅的。(那是新皮吧,哈哈。只是奇怪,為什麼不肯塗粉底呢?發現吳好像蠻抗拒化妝的,好多戲都死活不上粉底,寧願一些特寫鏡頭讓光線照在臉上被人笑毛孔粗大。)後期的戲,膚色明顯均勻白淨了許多,不可同日而語。

  發現很多場不需要太多演技的弄笛啦,合奏啦,吳的皮膚都一塌糊塗,(或許這要怪自己家電視機質量太好的緣故。)應該是前期的。而不少和寧靜的感情戲,包括那段泥娃娃的戲好像吳的皮膚就好多了。至於說那個贏得網上一片痛哭流涕的頹廢造型,雖然鬍子邋遢,可膚色明顯均勻的很。而所有後期這些戲,個人感覺要比以前的深刻、到位、細緻許多。

  個人印象比較深刻的有個鏡頭:傅雲俊赴死以前對王雪梅的回首一顧,沒有痛哭流涕,沒有肉麻告白,只淡淡的回望,幾乎可以算沒什麼明顯表情,連被稱為發電廠的雙眼都是半睜半合,看不清楚。可就是這麼淡淡一回首,傅雲俊對王雪梅所有的一生癡情,萬縷柔情,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愛恨情仇,全身心的不捨與無奈全被融了進去,這一段感情便已成傳奇。

  啊,完了,完了,我要走了。來不及了,有人在催了。

  我上傳了,有錯別字或者詞不達意,那是因為這是草稿。各位原諒。

  未完待續。

  又及,關於吳在《六指》中的表演水平的問題,可能因為是時間太急,(用了大概一個半小時寫的,還沒完成,就有事必須結束。)把草稿上傳的緣故,詞不達意,沒有把自己的意思完全說清。下一篇再說吧。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