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2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蕭蕭雨
2004/10/11



  哈哈 又想雲俊了,接著寫。

2. 寧願讓思念偷窺我的孤獨,也不願將短暫化成痛苦

  在玉笛山莊療傷的期間,看到伯母對我的喜愛,聽到她誇我的美麗善良,加之與你的朝夕相處,這一切的一切讓我有了放棄仇殺,丟下天魔琴與你相守到老的衝動。可我錯了,平常女子所擁有的幸福對我來說太過奢侈,亦似夢幻泡影般的遙不可及。伯母她開始懷疑我,你的姨夫更視我為人人得以誅之的女魔頭,我走了,尋回從前那份寂寞、孤獨。

  一個疲憊的身影從遠處走來,雲俊,真的是你,終於見到你了。我們不由自主地走向彼此,緊緊相擁,無言的訴說著日夜的思念。你要帶我回玉笛山莊,說今生今世只要和我在一起,我再次陷入對未來的憧憬————我們一同孝順伯母,承歡膝下;你吹笛子,我彈琴,過著怡然自得的生活。

  「傅公子,你明知道不可能的。」東方白一言驚醒夢中人,他說的沒錯,是老天爺在為難我們,是你父親的血海深仇在為難我們,是玉笛與天魔琴的天敵夙怨讓我們永遠不能在一起。為什麼?為什麼?只因為你是玉笛山莊的主人而我是天魔琴的傳人。我怨上蒼待我不公,若註定你我無緣相守,又為何要有緣相知?你發誓要讓我幸福,毫無疑問對你我是信任的,可我真的沒有信心,東方白的話不斷在我腦海中回想————我逃脫了現實卻逃脫不了陰影。

  你眨著大眼睛,眼堛x的盡是天真與浪漫,任誰看了都會不覺中被你感染。不,我不能,我回想起伯母話中的弦外音,忽然覺得好恐慌,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放開了你握住我的手,說出好多違心的話,你說的沒錯,我只想激你離開。原諒我,我別無選擇,你有對你百般呵護的母親,有溫柔體貼的虹兒表妹,我不能奪走這一切,不能再給你帶來不幸、災難,這將是我更加無法承受的。

  封住你穴道的同時也封死了我的心,我頭也不回的走了,不忍心看你傷心的樣子。

  「我愛他!」心底積壓已久的話終於脫口而出,響徹整個山谷。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