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3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蕭蕭雨
2004/10/16



3. 我需要調節眼淚溫度,來決定它下降的速度,些許溫柔使眼眶模糊

  還記得那次我遭人暗算而身受重傷,我原以為自己一腳踏進鬼門關,可你卻日夜兼程地把我帶回玉笛山莊醫治,守護神般的幫我化險為夷。終於有一天我睜開了雙眼,「妳醒了。」我好慶倖再次聽到你關切的話語,然而你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憂鬱,叫人看了心痛。你淡淡的描述著:「在妳受傷的這幾天堙A我真的很擔心,連著幾個晚上睡不好,一路上更是提心吊膽,我又想讓妳多休息,讓妳多睡一會,可是又怕妳一睡不醒。」你只顧著將心底的話一吐為快,卻全然沒注意到我的眼眶早已模糊,淚水毫不吝惜地滑過面頰,我睡下了,你卻依然在我左右。

  「落葉歸根底,秋節煞氣高。」難道在你眼中我只是那無情的秋風,是要對萬物生靈趕盡殺絕的魔頭?泥娃娃支離破碎地散在地上,是你摔的嗎?我心中雖已有答案,但仍異想天開地希望它是被人不經意間碰掉的。「是我摔的。」簡單的四個字竟足以擊垮我的夢。你告訴我這泥娃娃是你給錯了人,你痛斥我是殘忍噬血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從你的眼中我再找不到一絲關愛,甚至沒有一絲憐惜,有的只是痛心與絕望。是你累了嗎?你放棄了這段感情,亦如無情的摔碎泥娃娃般放的乾脆利落,但這是真的嗎?我不信,誰說它們沒有生命,我給了它生命,它是活的。

  你說不是只有我付出了感情──一反以往的溫文爾雅,你憤怒的樣子讓人覺得可怕,但我分明看到你那深邃眸子下暗藏的憂傷與惋惜,聽到你的心在重複的回憶著我們的種種往事。是你謀殺了我的感情!不,我無法說服自己去責怪你,或許此時的我對你也只有心疼罷了。可你知道嗎?一切並不單純是你想像的那樣。在我的生活中原本只有仇恨二字,僅限於無休止的練功而後報仇,直到你的出現——寒雪殿不再似寒雪般的冰冷,它有了四季的繽紛;寒雪殿中的我也漸漸學會了笑,嘗到了快樂的滋味。我曾天真的以為幸福就這樣觸手可及,卻沒想到你的心已死,你以為再也找不到那顆溫柔善良的心。你錯了,你教我放下屠刀,叫我學會寬容,我真的有在努力,試著尋回流失的笑容,找回兒時的善良,可這談何容易!

  我拾起泥娃娃,將它們一點一點的粘好。我想起我們合奏曲子時的那份溫馨,想起你送我「七弦琴」時我心跳加速的感覺,想起你那些子曰負曰的大道理,緣真的盡了嗎?我不信,我要你知道,連泥娃娃都能完好如初,血肉之軀又怎不及泥娃娃呢。淚水在不知不覺中滑落,天已大亮。



4. 太多無奈凍住冰冷幸福

  當得知五大門派會集仙人峰的消息時,我對自己說:「你報仇血恨的時機到了。」可就在我抓起天魔琴的同時,我又看到了那個在短短幾天便能牽動我喜怒的身影。「雪梅,聽我勸告,不要去了…放不下仇恨,最苦的還是你自己。」你一如既往的執著,卻不想換來的是我一如既往的冷漠。被我封住穴道後的你看似焦急動怒的眼神中仍透著一線希望與期盼,可我能做的怕也只是裝做無視你的這份癡心。我去報仇了,儘管聽到你說會恨我一輩子。

  在與慈來和尚交戰的過程中,我倒下了,不再有讓人厭煩的殺戮,不再有令人作嘔的血腥。我安穩的睡著,說也奇怪,我的夢堨部是你,或者說僅限於你的存在——我依稀看到穿著鮮紅喜服的你在我床前坐下,滿臉的傷心與無奈,你告訴我不會讓我就這樣走的,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好感動,除了齊福從沒人在乎我的死活,更別說為我做出這麼大犧牲。雲俊,你真的要和端木姑娘成親嗎?或許對於我們來說這是比死亡更讓人難以承受的重創。我死不足惜,可是你,我知道這樣一來你不會再有快樂,想到你眉頭不展的樣子,只覺得我的心也隨著你的淚珠一起摔成好幾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就因為我從小失去父母,沒人疼,沒人愛。我好想從夢中醒來,制止這一切的發生,可我再沒半分力氣。



5. 你的影子彷彿風中飛舞,看不到容顏,只留琴聲如故

  好久沒見到你了,從別人口中我得知你誤會是我害死你的家人。從小到大,我早已習慣他人的憎惡,我不在乎全天下人怎麼看我,甚至是你的誤會。可我唯一擔心的是你無法接受我的「背叛」,我怕見到你失魂落魄的樣子。

  我在東方白的威脅下過了幾天平淡無奇的日子,當我再一次從睡夢中醒來時,看到眼前身著白衣的背影,縷縷黑髮中有些許已被無情的歲月染白。雲俊,怎麼可能是你?我逕直地追出去,卻只見空蕩蕩的山谷毫無半點笛音回蕩。

  雲俊,你在哪?既然已經來了,為什麼不出來和我一見啊?不,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得出你已學會絕世武功,可你背著七弦琴蕭然在風中的樣子好憔悴,是經歷了生死離別的滄桑,是嘗盡了世間苦楚的悲涼。

  記得初次見到的你好似破曉之露,純淨得不沾染一絲塵埃,你本可在玉笛山莊過著無憂無慮的少爺生活,你不該捲入這個根本不屬於你的世界的。

  「你不認得我了嗎?王雪梅,你忘的也太快了吧?這全是拜你所賜。」雲俊,你在恨我嗎?我看到你那原本如水般晶瑩的眸子已變得如此空靈,卻滿是哀怨,叫人不忍心再看下去。你問我是不是巴不得你死?不,我只想你好好的活著,它在我心中的分量甚至超出了報仇。我發誓,我沒害死你娘,我沒有!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