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言隨筆29:論壇的作用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4/10/26



雜言隨筆29:論壇的作用
---搞笑版之《六指琴魔》

  第一次看到《六指》最後一集中傅求死的一場戲,覺得頗有些淒美動人之處。但當看到最後傅躺在竹筏上隨波而去,後來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頓時大樂,笑得七葷八素,趴在沙發上動彈不得。唉,看到悲劇的反應居然是樂不可支,真是覺得對不起演員的賣力演出,罪過啊罪過。

  記得去年在網上看到《六指》的內容簡介,說傅的身份是護琴書生,他最後的結局是為了化解天魔琴的魔性,拚盡心血而亡。但今年到了戲出來以後,玉笛與天魔琴卻成了夙敵,尤其是傅的求死更是與原先大相徑庭,沒有一絲接近之處,這段肯定肯定是劇本動了大手術。來了個徹底的改頭換面。

  按照原先劇本的話,傅的死亡應該更壯烈一些,卻絕對沒現在這麼淒美動人。不知道為什麼要改劇本,也不知道修改劇本的持筆是誰。卻總覺得這個人應該上過當時的《俠盜論壇》。

  看到過當時論壇上各位網友(記得那時自己也是搖旗呐喊的一個小卒,可惜沒什麼耐性,過不多久就臨陣逃脫了。)對水若寒、蕭十一郎(尤其是水若寒)如火如荼的讚美之辭,病態美學派在論壇上絕對壓倒多數的優勢。幾乎一大半網友(尤其以年紀略大一些的網友)聲嘶力竭的支持水若寒的「寒星隕落」,「依依心語」……,幾乎是吵著鬧著就想看水的死亡、蕭的吐血。一個個一邊口中說著好可憐,一邊心堣S歎著好可愛,簡直是沸沸揚揚的很哪。(甚至到今天,這股風潮仍然沒有一絲退卻的意思。)

  經濟學上有一條鐵的定律:有需求就一定會有供給。尤其是像《六指》這樣典型的商業片,完全是迎合觀眾審美眼光而並非是引導觀眾審美趣向。編劇看到這麼強烈的觀眾需求,如果不滿足,那豈非天打雷劈,與老天爺作對,也與自己的荷包作對啊。

  於是乎,大筆一揮:各位不是喜歡看淒美傷人的造型麼?模仿蕭十一郎後期的髮型,長髮披散,後面再紮個辮子,中間添幾縷白髮,留一點鬍子,絕對頹廢的淒美動人。你們不是吵著要看吐血麼?好,那就讓傅自己求死,去吃個什麼鬼斷腸果,這血自然吐的徹底漂亮了。吐完了血,還不夠刺激,來個登峰造極的臨終回眸。

  編劇心底肯定暗自得意,看看究竟誰最狠,哼哼,你們這些當初被水若寒含笑而終迷的暈頭轉向的傢伙們,看你們倒是不倒?哼哼,乖乖的把銀子掏出來吧!哈哈哈哈!

  於是乎,論壇終於發揮了它的作用,不但有對內自娛自樂的功效,還能對外發揮反映觀眾需求的作用。於是乎,搞笑版的雜言隨筆應運而生,嗚呼哀哉,不亦樂乎。

  只是不知道吳當時看到修改以後的劇本究竟是什麼反應。是大哭三聲?還是大笑三聲?抑或苦笑不得?甚至氣的捶胸頓足、咬牙切齒……

  不過估計當時吳實在沒時間了,那個時候大概正為了這部原本客串的戲所耗用拍攝時間大大超標,嚴重影響了康傑的事情在急的團團亂轉,只求趕快拍完,也沒什麼研討的心情和時間了。所以,傅才會這麼急匆匆的第一個衝在前面找東方白尋死,而且根本沒什麼掙扎,一下子就嗚呼哀哉了。一點都不符合主角與反派應該大戰300回合的電視劇常規。尤其吳有這麼好的身手,導演居然沒有充分挖掘資源?實在不符合導演前面的作風。

  不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對於論壇上的各位來說,或許這麼樣死更加有震撼力吧,看看,多脆弱啊!典型的病態美。

  而當雪、麟姐弟處理了東方白的最後一個鏡頭,王雪梅依舊可以威風凜凜的站著。下一個鏡頭居然就已經是有氣無力、艱難的爬向傅的屍體了,中間完全銜接不上。怎麼看都應該是後面的鏡頭先拍,前面的打鬥後拍才造成的失誤吧。估計是吳為了趕快要趕到上海,所以把有關傅的戲先拍了好趕緊脫身。

註:

  本文所言,純屬搞笑,只為一樂,何必當真。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