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言隨筆32:呼吸上海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4/10/27



  可能個人性格問題,看到感覺水平比較高的作品,評價標準會隨之上升;看到個人情感方面比較關注的東西,也會更注重挑刺,希望其精益求精。(就像關於《名捕》,只寫過一小段的文字,而且還是以寬容鼓勵為主,實在沒什麼太大興趣。)對於《鐵拳》的電視劇也不由自主的陷入了這個模式,首先就不想說它的大段大段的優點,而是吹毛求疵的談一談白璧微瑕。

  對於《鐵拳》的書,雖然覺得總體水平不及電視劇,但也有覺得幾處地方電視劇處理的未能盡如人意,不如書籍之處。



一、呼吸上海

  春天的時候,買了一本書《呼吸上海──雅痞的24小時》,蠻喜歡的,覺得蠻對自己的心思,雖然自己比較懶,不太符合書中所說的行走者:

  “生長於這座城市,或者來到這座城市經營著自己的生活,已不算青春,但也絕非老邁……對於這座城市所懷有的也正是這樣一種既非熱力四射,也絕不沉靜如水的情感,……在文本上重構了我們自己的上海──中間態的上海──沒有時尚作家氾濫的溫情,沒有文化學者深邃的建構,也同樣沒有快餐文化的淺俗直白……這是我們對於文本以及文本中的上海的印象和期許……一種個性的地標……”

  這本書開篇第一章講的就是蘇州河,其中有一段特別感興趣:

  “幾乎在一夜之間,藝術家倉庫就在蘇州河邊如火如荼的火起來。這條河同這座城市一樣,在世紀交替之時露出了魅惑的笑臉。

  蘇州河兩岸有畫家、建築師、設計師、廣告人、影像藝術家等工作室100多個,聚集了1000多位藝術工作者……

  其實在歐洲等藝術發達地區,很多時候正是藝術家用“犧牲”成就孕育了一段段嶄新的產業文明。他們懂得發現保存完好的城市老建築,紛紛入駐開闢自己的工作室。這每每使得某一區域的文化氛圍逐漸濃郁起來,品位的提升刺激了地價的上升。於是,藝術家們因為無法承擔高額的租金而撤退,再次“流浪”去尋找另一片適合自己的創作空間。他們就像文化拓荒者,不斷尋找著城市進程中最具歷史感的地方,以拚命擺脫城市進程中聲勢浩大的事業傾軋……紐約著名的SOHO藝術區當初也曾是一個就倉庫區,後來因為藝術家的入駐在藝術界聲名遠揚,隨後越來越多的廣告、印刷、設計業紛紛興起,帶動了新一輪產業文明的良性循環……兩者的興起簡直一模一樣,先是有大量廢棄的倉庫房子,然後藝術家遷居進去,變成一種時尚,藝術區漸漸形成規模”

………

  在我們上海人的觀念中,蘇州河一線長久以來一直缺乏高貴的血統,混亂但生機勃勃,不美,但有一種真實的震撼力。居住在這堛漱H們是真實的上海的普通大眾,這堙A快樂無所不在。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少一點欲望,有錢、有地位、有文化的人常有的憂鬱在這塈鉹ㄗ嚍僂v……”



  在《鐵拳》的小說中提到康傑與福安全的家住在閘北區青雲路80號,(就在芷江路和中山北路之間,離芷江車站蠻近的。)這媮晹矰F許多藝術家,(康、福兩人的鄰居不就是3位藝術家麼?)余小凱還到這堥蚅廒v采風,被這堛疑應N氛圍所吸引,明顯是指閘北倉庫這堙C當初在小說書中看到這些介紹就覺得十分興奮,對電視劇充滿了期待:

  自己十分的懶,不願出門,這下子可以通過電視劇來一覽藝術家殿堂的風光了。想像康、福的家高大空曠的樣子,想像周圍似乎破舊但又充滿時尚的設計,想像著濃郁的藝術氛圍。而且覺得康傑和福安全身上就充滿了蘇州河一線那些樂天知命、善良勤勞的上海普通大眾的氣息,實在太符合了。

  但電視劇不知為何卻改了地方,看周圍環境明顯是一條新建的步行觀光旅遊街,房屋太新,太乾淨、太整齊、太精緻,卻全部是出售各類旅遊小物件的小商埔,實在令人失望,既沒有藝術氣息,也缺乏生活氣息……

  唉!這個場景也不知道是誰找來的,實在沒話說,撞牆ING……



回品評《鐵拳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