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言隨筆33---續“呼吸上海”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4/11/02



二、細節決定成敗(續“呼吸上海”)

  這幾天沒什麼空,所以碟片也是斷斷續續的,看的極慢,反正書已經掃過了,具體情節其實已經了然於胸了。便有一搭沒一搭的亂掃,常常今天看第5集,明天看12集。

  好像前段時間有本書就叫《細節決定成敗》,在上海書城的銷售排行榜上蠻紅的。雖然沒有看過這本書,但覺得這句話有點意思:有時候,細節的真實會給人一種錯覺,反而忽略總體框架上的漏洞,從而給人一種真實的感受。

  國粹京劇就是一門以細節取勝的藝術,常常舞臺上三五人百萬雄兵,七八步千里河山,但人物以情緒取勝,注重細節的優美華麗和真實入微,也就不由的使人沉醉其間了。

  其實《動感》的細節方面相比起其他的戲來已經算是很注重、很細緻了,可算是一個長處和優點了。或許,是因為幕後製作班底的原因,發現《絲路》和《動感》還真是風格接近啊。技術上的注重細節、注重畫面、注重整體,故事上的注重情緒、注重感覺、注重真實……

  雖然這兩部戲都是彩色片,觀看的時候卻不像往常看電視那樣習慣性的把色彩調到極素,而是不由自主的將圖像調節到標準狀態。但不知怎的,縱然是五彩繽紛,卻總有一種在看水墨作品的感覺,非常的協調自然,一種渾然忘我的不動聲色間的風情萬種。真是非常奇怪,彩色的畫面,卻總讓自己想到一句:「淡極始知花更豔。」

  (插一句題外話:以前不怎麼看戲的緣故,不瞭解,如果,這就是張之亮導演的風格的話,那真是對了自己的口味,以後要多注意這位導演的作品了。看過幾部王家衛導演的作品,很美,迷離的美,所以看的雲媄堛滿A只能歎口氣,承認自己沒水平,看不懂這麼高深莫測的作品。覺得張之亮導演的作品也很美,但是另外一種的美,深入淺出,讓人很容易看懂,很容易的沉醉,很容易被他帶著走。卻不可名其狀,說不出究竟美在何處,就像沉浸在空氣中,很淡的感覺,不知不覺就完全的無孔不入被包圍了,卻始終無法捕捉其具體情與狀。)

  不過,拍戲怎麼說是一種商業行為,難免受到各種商業因素的影響,就算已經很注意,也難免不受干擾:

  劇情設計康傑每天打九份零工,心中就不由想,搞不好這九家公司都是某位擔當製作人的天才拉來的贊助。於是不由分心去刻意的看:果然家堙B公司到處都是新天地的飲用水,更不枉康傑總是穿著新天地的工作制服到處晃悠;康傑送快遞,接收人誇獎速度快、效率高,康傑說這是他們城市快遞的宗旨。但那個快遞信封怎麼看怎麼像EMS的,心奡N不由暗自納悶:沒找好快遞公司做贊助?這個廣告作的不怎麼樣。

  至於說康傑工作的那個「老江薄餅店」的店標和上海有家披薩店的店標好像啊,但一下子想不起來是哪家了,(平時從來不吃這玩意,也不注意這玩意,自己就有這個本事:沒興趣的東西,就算天天在眼前晃悠,也能夠自動PASS過去的,絕對記不住。)網上不是有好多上海網友嗎,幫忙想一想……

  還有,藍靜的家太新、太大、也太豪華了。按照劇情來看,她家是從嵊泗急匆匆搬到上海的,才這麼幾年居然就能住上這麼大的房子。按照上海的房價,這個未免有點……只能笑笑,說藍家的根底不錯,看來以前有不少錢啊。這是自己覺得這部戲中少數幾個不太符合生活的背景細節:贊助商的軟性廣告。

………

  唉,不管怎麼說,出錢的就是老大,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當初在網上看到說,本劇的編劇是一位香港人,雖然後來VCD中片頭寫的編劇是華誼工作室,但覺得香港人編劇這個說法應該比較真實。因為涉及到用詞的問題:香港人和大陸人,(或者說的範圍更小一些:上海人。)在用詞譴句的細節上還是有許多不同的。

  例如,最明顯的,也是感覺最彆扭的就是康傑的外賣工作:上海人一直以音譯來翻譯,把那種西式薄餅叫披薩,而不叫薄餅。而片中的角色卻一會兒叫披薩,一會兒叫薄餅的,店的名字則叫「老江薄餅店」,不符合上海人的用詞習慣。

  還有一個細節,也覺得有這種兩難的感覺,怪怪的:那就是整部戲中夜戲的用光問題。發現整部戲中夜戲的用光和《絲路》一樣,強調使用自然光,不肯和其他的電影電視一樣弄一束大大的探照燈遠遠的打過來,一看就是假假的感覺。《絲路》中總是使用大量的火盆、火把,而《動感》中則是使用房間中的臺燈,天花板下的螢光燈。平時自然沒什麼問題,反而光線很真實很自然的感覺,給人一種細節很講究的感覺。

  但,康傑和福安全只是兩個窮光蛋,一天到晚為了生計發愁,家堳o一到晚上就一下子打開10幾盞燈,光臺燈就有四五盞,就未免有些好笑了。或許開拍以前可以設計一下,將大多數螢光燈安排在天花板的位置,儘量不要進入鏡頭,那樣或許會好一些吧。



回品評《鐵拳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