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起了後主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早呀
2005/05/06



  今天晚上看了一眼《太祖秘史》,結果想到了後主。

  《太祖秘史》的那段劇情是努爾哈赤為統一女真,發兵打另外一個部落,那個部落的貝勒一直就是個比較不是男子漢的人。在努爾哈赤的大軍兵臨城下的時候,他決定投降,為的是保全全城人的性命,他出城投降的交換條件就是這個。這個貝勒被押解到努爾哈赤面前的時候,只一心求死,結果就是努爾哈赤殺了他。

  看那個貝勒為了全城人的性命投降時,我想到了後主。雖然投降被視為沒有節氣沒有骨氣,也一般是軟弱的人的作為,但不得不說,這樣的舉動,能少讓成千上萬的百姓流血犧牲。後主的投降,書上的描述都是他懦弱到連死的勇氣都沒有,但其實他何嘗不是替自己選擇了一條比死更痛苦的路?為了保全自己的臣民而犧牲自己的氣節,也應該是一種勇氣吧?可是我們現在已經沒辦法知道後主投降前的心態了,究竟是擔心臣民多一些還是膽怯自己的命多一些,歷史傳記給我們的理由是後者,這讓後主似乎都失去了最後那點能讓人為他辯護說他不是那麼軟弱的理由。

  但不管是怎樣的原因,李煜至少留住了一城百姓的性命,這寫在史實上,而且他的百姓很愛他,為他建立生祠,傳閱他的詩也是史實。這恐怕也是李煜投降和後期生活中唯一讓我能感到欣慰的地方吧。不管當初他的選擇是為自己還是為他的子民,至少結果上,他最後走的這條苦苦的路還是有一點令人欣慰的回報的。

  看到那個貝勒一身白衣手舉白旗獨自走出城門,腦子埵菾妠懂咻角F後主。這個貝勒還是武將,而後主是個多愁善感的文人,他的出降會不會更讓人難受?高高的城牆下,一個小小的白色身影好像在風中飄忽一樣,輕的讓人心疼,孤寂的好像被列祖列宗拋棄一般,無助而無奈。前一陣子查書,並沒有看到太多後主出降的敍述,史書寫的只是出降的禮儀,而沒有人。在那些降禮過程下面的人又會是怎樣的心情呢?所以我總會覺得史書有點缺少人性的東西,一板一眼只能有既定的事實,不過還好,後主有詩詞留下,讓我們能有機會體會這個中苦澀的味道。

  看到那個貝勒最後堅持只要一死,我有的只能是歎氣。這個貝勒自己說他很窩囊,不能保護家人,不能守住祖宗的基業,所以只求一死。我歎氣,後主不是更窩囊,他投降後,雖過的痛苦,但還是沒有求死的勇氣。我想起玉姐姐上次說的玉先生評價的話了。我們看了他的詞,品味他後期的心境,心中更多的是不忍和同情,但可憐之人真的是必有可恨之處啊。《太祖秘史》堛熙o個貝勒,我看得都覺得他很窩囊,不喜歡他的為人處事,不知真的看到後主時會是怎樣的反應了。於是想起玉先生的話。現在只是希望劇情上能給後主的軟弱一個很好的理由,一個讓人們能接受和原諒他的理由。我們讀他的詞,體味他的苦,生出很多同情和感慨,可史實不會說明這些,史實不會給他的軟弱找到藉口,他是軟弱的、怯懦的,這點沒辦法不承認,所以只希望劇情讓後主的軟弱都能被大家理解,快餐的劇情能達到我們品詞後的效果,讓後主的軟弱多些可憐,少些可恨。

  剛剛上面寫了好多後主軟弱,但心媮椄O不願太承認這點。他是受了命運的捉弄的可憐的人,他文人的性格沒有什麼軟弱,如果他能是一個純粹的文人,可能詞作達不到現在的水平,但至少可能沒人說他軟弱吧。可偏偏他生作的帝王,他那顆文人的細膩的心,更推動他成了一個軟弱的丟了國家的君王。只有歎氣了∼∼∼∼∼∼∼

  已經不想後主很久了,但今天看到的那個白衣出降的身影總在腦子堙A自動變成後主,所以胡說來了∼∼∼∼∼∼∼



回品評《李後主與趙匡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