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李後主與趙匡胤》中的2個男人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赤雪127
2005/10/16
轉自天涯社區



  首先在這堶n說得是,第一次在天涯發帖,請多包涵。對演員,我沒有偏頗,事實上看這劇當初就是因為吳奇隆。情節如何,在這堣ㄨL多評論,始終覺得劇情將其2人美化,李煜或許比劇中更昏庸無為,趙匡胤也更野心十足。這堶n說的,僅就此劇中人物設置而言。當然如果有朋友覺得趙匡胤癡情就該終身不娶,宣張正義就該為趙光義的行為大義滅親以死謝罪方才不算為君子,那我無話可說,個人感觸了。帖此文,只是希望吸引更多的朋友去看此劇罷了。



開篇

  《李後主與趙匡胤》這齣戲沒有《雍正王朝》的沉,沒有《倩女幽魂》的痛,沒有港劇的快,也沒有偶像劇的輕,感覺正如李煜的《虞美人》,輕輕淺淺的憂愁襲上眉頭,剪不斷理還亂,又似江南綺麗的風景,淡淡雅雅的牽念迎風而來,縈繞心頭。

  趙匡胤,應該說在我的記憶之中,他是幾位開國皇帝之中最不熟悉的,但總覺得開國之帝必是明君,算是一種先入為主吧。此劇中的趙匡胤確有一副愛國護民之心,只是更大的動力卻是來自一個女人,一個他愛了一輩子的女人。火燒觀花樓開始了流浪的生活,至唐偶遇周娥皇慧眼識英雄,定下兒女私情。遭逢意外,紅顏知己被迫嫁與他人,卻更激發雄心鬥志。爭戰沙場,幾度生死,位及九五,心中麗影,絲絲叮嚀,一方繡帕,一生牽掛。

  周娥皇,最初的印象是那份豪爽大方,巧笑盼兮,「我們只做朋友麼?」只這一句已令人眼前一亮。可惜的是,加入唐宮的周娥皇,那份豪爽已不復見。舉案齊眉,琴瑟和鳴,確是神仙眷侶,只是歷歷往事難下心頭。而眼前才情橫溢、深情一片的丈夫卻非當初許心之英雄人物。日久生情?最初的愛,夫妻情深,當二者不可兼顧時,她選擇了丈夫兒子,選擇了她的家國。只可惜,多情若李煜,終究還是愛上了自家小妹。

  李煜,對他或許是陌生的,但對他的詞卻是耳熟能詳。情竇初開便得知己紅顏,夫複何求?心之愛侶卻是另有牽念卻,何其悲哉!滿腹詩書,才氣縱橫,淡泊名利,熱情善良,這是娥皇的丈夫,也是唐國的國主,不知是幸或是不幸。

  編劇並沒有給趙匡胤和娥皇之間這段戀情太大的篇幅,但卻在此後的劇情延續中細細淺淺地描繪了那份綿延不斷的思念和遺憾。征閥殺戮,人生岔路,撫帕追憶,悸動每每湧現,安定心神;紅花爛漫,郎情妾意,撫琴相望,過往歷歷在目,無語淚流。至上部前20集,是李煜與趙匡胤之間政治上的對峙,同時也是娥皇心中矛盾的演變。趙匡胤,是魔是佛?是胸懷百姓或是心存野心,看客自由定論。只是在我來說,不管方式為何,能夠撐起世人的不是英雄也是梟雄。一介武夫,流浪青年,但在與唐的錢幣戰場上無疑是勝利者,此刻的趙匡胤論智謀論魄力已在李煜之上。杯酒釋兵權,不為兔死狗烹,盡現君王的魄力與重情重義;幾番征討,平定天下,昭顯武將的果敢帝王的睿智;勤於政事,以德抱怨,爭取民心,這種種都註定了南唐的失敗。李煜,飽讀詩書,愛國愛民,卻不懂為何不若一介武夫,致使國家風雨飄搖,或許這就是帝王之術吧。這樣的2個人,典型的英雄與才子。俗話說:英雄美人,才子佳人。換作他人,會作何選擇呢?只是周娥皇從來就沒得選擇,無奈之中已是李煜之妻南唐之后。明明愛的是英雄,但卻身許才子。娥皇的掙扎並不獨特,很老套的故事,難忘初戀卻不可避免地愛上了自己的丈夫。

  直至趙匡胤送來一襲后袍一支並蒂蓮,戀情揭曉。昔日繡帕,寥寥數語以寄相思,一行輕淚。傷心?嫉妒?萬料不到多年情意竟敵不過一方繡帕,裂痕由生。丈夫小妹的戀情,一夕之間惡病纏身;偷情豔詞傳至汴京,不顧一切親赴南唐。應該說2人相見3人對峙這一幕最為精彩。從未想過那樣一個心懷大志雄霸天下沉穩大氣的趙匡胤會是這般茫然無措,會是這般急切,彷彿一個毛頭小子在母親或是情人面前邀功。是啊,這是娥皇,是那個他想了一輩子盼了一輩子的女人,是讓他拚盡一切出人頭地的動力,是他心之所繫啊!即便是從不喜人稱頌的他,此刻卻僅是急於求得她認同的男人。捨棄了帝王的尊稱,拋卻了九五的架式,他們只是男人與女人。最初因為身份地位而與至愛失之交臂,而今一呼百應卻仍不能愛其所愛,身在眼前卻是咫尺天涯。這一見,反而相隔更遠,註定了今生無緣。我不知道是不是女人一旦有了丈夫有了孩子就變得無情,但是在這一幕我對娥皇卻是又愛又恨。愛她的堅強,面對背棄的丈夫仍然以家國為重不離不棄,這個女人是真的堅韌寬容,卻也恨她的無情。期待他2人相見之日,然到她以唐國後身份跪地請求勿動干戈,方才隱隱體會到她這一見,為的不是最初的愛,而是她的丈夫她的孩子她的家國。或許聰慧如她,心中早已明瞭癡情若他,必會應允。那一聲低沉谷底的「我答應你。」究竟包含了多少的痛,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想探究,只歎此時的娥皇何其殘忍何其自私!情要斷,國要保,但予他,還剩下什麼?女人的無情,也許從不遜於男人,也更善於以情傷人。(題外話:其實說穿了,娥皇此去相見的動機讓我不諒解,是斷情還是為其他?如果她沒有在瓦官寺提出請求,只是純然為這份感情,後上書也好要約相見也好,正式以江南國后身份上表請求,即便結果相同,但我會讚歎,可惜她不是。也許有人覺得覺得這根本就是換湯不換藥,沒有不同。但我卻不以為然。如果是正式以國后身份上表無疑就是表達要撇開兒女私情的態度,至於如何看待娥皇,是李煜之妻也好是紅顏知己也罷,是他趙匡胤的事情,或許結果沒有差異,但至少有著坦蕩與氣度。而娥皇在二人相見之際提出懇求,無疑就是在賭這份感情。我說她「利用」趙匡胤的感情其實並無過分,利用一詞本無褒貶。因為模糊所以失了對感情的尊重,國事情事混在一起,對她失望而已,或許也太苛責了。)李煜風聞趕來,2位君主針鋒相對,卻更像2個男人2只鬥雞。^_^

  「如果我沒有聽見你叫娥皇,我可以當你是來微服纜勝的,現在你該做何解釋?」——「你無須替我解釋,我這趟就是專為娥皇而來。」

  「枉你為大宋皇帝,居然為我周后而來。」——「娥皇是我相知相惜的紅顏,你珍惜她了麼?你的偷情豔詞已傳遍大江南北,你又致娥皇於何地呢?」

  「娥皇是我至愛的妻子,我沒有背棄她。是你的后袍是你的並蒂蓮是你對她念念不忘的心破壞了我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你不怕我把你扣下麼?」——「我既然來了,還怕你不成?你扣得住我一個,你扣得住我大宋的千軍萬馬麼?你信不信,我三天之內沒有回到汴京,我大軍立刻就會踏平你江南。你竟然還敢說你愛娥皇?你有多愛她?一件后炮一支並蒂蓮就戳穿了你的謊言。這就是你的愛?你的愛經不起一點風吹草動,這算是真愛麼?而我呢?我敢隻身來見我今生唯一的至愛,你敢麼?」

  「你太惡毒了!居然拿那些禮物來挑釁我,你挑釁我也就算了,居然還企圖用那些禮物來誘拐娥皇。你早就算計好了,就算誘拐不成,也破壞了我們夫妻間的感情,我居然上了你的當。」——「你住口!不要把責任都推到別人身上,你如果夠理智就不會中計,你如果夠深情就不會懷疑。我與娥皇認識在先,可是她選擇了你,即使到了今天她都不願離你而去。可是你呢?你不但計較她的過去而且懷疑她的忠誠,甚至以此作為藉口移情別戀,你這叫什麼愛?你根本就不配愛娥皇!」

  「你有什麼資格評斷我對她的愛?我愛她有多深我自己清楚,我對她的愛從來就沒改變過,即使我現在多愛了一個人。」——「笑話!你問過娥皇的感受了麼?娥皇她同意了麼?愛情能夠允許和別人分享麼?虧你還說得理直氣壯。照你的說法,娥皇只不過多愛了我一個,你又有什麼好計較的呢?我們只不過見了一面說了幾句話,你就提著劍衝了過來,你這是吃的什麼醋生的什麼氣呢?」

  「現在只要我一聲令下,你就會萬箭穿心。」——「退下!退到三十里外(對手下)。你以為我死了,你還能活命麼?你錯了,我上馬殺敵,靠的是刀劍爭天下,什麼樣的場面我沒見過?你和我同歸於盡,可以啊!你讀的書要比我多,但是我的人生歷練要比你豐富。你跟我鬥智我都可以奉陪,更何況是鬥力?」

  「你都不怕死了,我還有什麼好怕的?我唐以小事大,年年向你納貢,不管是你對娥皇念念不忘的心意還是對我江南土地的覬覦,這些國仇家恨我無力還擊。但我卻也不願受辱,說到愛國愛家愛百姓,我可一點都不輸給你趙大哥。若能和你這個大宋皇帝死在一起,也算是死而無憾。」

  這一段實在精彩,勢均力敵。只不過趙匡胤說出了我心堛爾隉A李煜的愛太可笑。娥皇的心有所屬何嘗不是李煜出牆的一個藉口?精彩的對白因為娥皇的介入而告結束。靠在李煜懷堛漁Z皇給他的只有一句「請你不要忘了你對我的承諾」,至此,我已是真的對這個女人心寒了。我實在不想用情有可原四個字,若解釋為情由,尚有可辨,但若是指情,她怕是一輩子也還不起。明眸含淚,眉目傳情,這是女人的動人之處,如果換作男人呢?「李煜,你聽清楚了,朕答應了娥皇不動干戈,但是到了你不仁不義不智的時候,我一樣會征討你。娥皇,請你保重。為了你,為了唐,也為了李六,珍重吧。」看著相擁的2人,此刻趙匡胤眼中的淚該是苦澀的吧。

  命運無常,造物弄人,一來一往之間,情已滅,再回不到從前。曾經想過娥皇如若隨趙匡胤回汴京會如何,但怕也逃不出香消玉隕的命運,江南是她的家她的國。那埵釵o的丈夫有她的兒子。人生如棋盤,一旦落子,岔路已分,難回原點。



《細說》情義智勇容—————

  劇名《李後主與趙匡胤》,對於編劇來說應該並無偏好。而這2個男人各有所長,自成一格。劇情不外乎國仇家恨,至於這場角力誰輸誰贏,李煜得了美人失了江山,劇中已有定論。至於看客心中的天枰,因人而異。這堶n說的只是個人感受。

  情———情之一字,為何解,怕有太多答案。對這2個男人來說,最初的最真的愛是娥皇,也因為娥皇,使得他們糾纏不清。之于趙匡胤,這一情字太簡單也太深摯。終其一生,愛其所愛,牽牽念念,至死方休。愛或有很多種,男人對心愛之人可以視如珍寶極盡呵護,也可以看若明燈指引方向。大概因為不能相守,也因為身份時運早就的陰錯陽差,娥皇對於趙匡胤來說,無疑是盞指明燈,更是他站在高地的動力與心念。正如趙匡胤所說,他不是為了一個女人,而是為了娥皇。他的情,或許早已超越了一般俗世男女私情,那是對人生的牽掛與追求。即便盡得天下,一呼百應,也不及一個知己——一個在自己窮困潦倒一事無成之時慧眼相許信任有加,真正知己愛己之人。正因明了浮世鉛華不過是幻夢一場,才會對最初的情念念不忘執迷不悔。癡情之人必為情所苦,因心有所繫而無法多愛自己的妻子一點,該說他太癡情還是該說他太無情呢?而娥皇,愛上自己的丈夫沒有錯,但對初愛又何嘗不殘忍?孰對孰錯?究竟什麼是愛?李煜的愛,如果要形容,風花雪月最為適合。情竇初開,深情萬千,詩詞歌賦,才氣縱橫,花前月下,繾綣柔腸,何等的浪漫?令人稱羨的神仙眷侶。我不確定娥皇究竟是何時愛上李煜的,或許紅花爛熳歌舞昇平柔情蜜意中,心已是一點一滴淪陷。愛上自己的丈夫並不難,更加沒有錯,只是午夜夢回琴音眉宇,最初的愛不曾忘懷。鶼殜情深難掩心中遺憾。不論對與錯是與非,那份春情總餘心底。李煜是愛娥皇的,情深似海,才子佳人。只可惜,對於偏執之人,相較於趙匡胤來說,李煜的情卻也可笑可歎。一件后炮一支並蒂蓮就戳穿了謊言,愛她卻經不起一點風吹草動。面對隻身來相見今生唯一至愛的趙匡胤,我確為娥皇不值。對娥皇的感情絲毫沒有減少,即便多愛了一個人,這樣的話語著實可笑也更可鄙。愛可以拿來分享麼?愛一個人可以完全不顧她的感受?若果真是趙匡胤破壞了李煜夫婦二人的感情,那麼沒有家敏,李煜也會愛上別人吧,但是他會麼?明明一個深情一片的窅娘擺在那,但他還是愛上了家敏。只能說是對的人出現在了對的時候罷了,李煜是真的愛家敏。可悲,愛就愛了,卻還要用娥皇的背叛趙匡胤的破壞當作藉口,這個男人在這段情中沒有應有的擔當與坦率。或許沒有趙匡胤這段執迷不悔的情,李煜的一切不至如此令人歎息。怪只怪,珠玉在前。李煜不是無情而是多情,對娥皇的情或許從未改變,但是當情一分為二,又該如何稱量其重呢?

  除卻最初的愛,李後主與趙匡胤也是自有紅顏。即使我有多不情願去看小周后與李煜的這段情,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是真的相襯。娥皇和家敏,英雄才子各有所愛,只是命運開了她們的玩笑。相敬相愛,甚至於他們都愛著娥皇,也都懷著對娥皇的愧悔,我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樣的感情。當家敏謊稱自己懷孕,我覺得這只是個任性自私的小丫頭,然到李煜迎親被扣,家敏衝進金鑾殿求請,我看到了娥皇所沒有的勇氣;後唐滅李煜被俘至汴京,家敏忍辱負重遭受凌虐,我也看到了小丫頭的成長與擔當。相對的反觀李煜,趙匡胤夜召家敏,義正辭嚴不肯獻妻甯求一死,卻為何在趙光義真正的禽獸暴行降臨時只知相忍?可笑!很有時候我覺得花蕊夫人是老天對趙匡胤為癡情而苦的恩賜,不過深情似他,愛的不是娥皇的外貌,所以娥皇是娥皇,花蕊是花蕊,只是這個傲如飛鳳的女子又何嘗不是彌補了他一生的遺憾?愛她麼?我不知道,若愛,我不知道該如何界定這份愛,堶惜S包含了多少娥皇的成分?但至少這份情有著一股坦蕩,因為對娥皇的情而顧念花蕊夫人,這是趙匡胤從不隱晦的事實。然即便如此,他卻也給了花蕊深沉的包容與尊重,如果沒有趙光義的步步相逼,她與他怕也是無緣。原以為上天厚待,有了相伴終老的依戀,橫空一箭射穿心口,打碎了最後的美夢。對於眼前硬扛下一切罪名、以禮相待、以情相顧、多次相救的君主,花蕊是有愛的吧。一如她所說,他是一座又高又險的山,但卻也好牢靠好安全,只是這份情不甚明瞭,驕傲如她,始終對自由有著渴望。多少次遭受凌虐之後大有機會向他傾訴告狀,但就是那個曾設計兄弟鬩牆戲碼的聰慧女子卻從未開口坦誠委曲求全。僅僅是為了孟氏族人的性命?若是,怕也不會出逃了,怕有的是一份難以言傳的情意吧。

  義——人說情義情義,情與義,同為情感的表達方式,只是對象不同罷了;仁義仁義,仁與義,怕也斷難分的不清楚,義中有仁仁中存義。李煜的義,更多的表現為仁慈寬厚,無論是對身邊之人還是對南唐百姓。對身邊之人,李煜是平易近人的主子,甚至於感覺像是沒有君威的國主。不過他對娥皇卻太不公平,作為丈夫介意妻子的過去妻子的心無可厚非,面對家國情敵那聲聲的「我愛她」已喊出了原因,只是因為這份介懷而移情別戀,夾纏姐妹之間優柔寡斷卻非真仁慈,更形殘忍。對臣子,李煜不是戾主,只是由於少了一絲堅持一份主見一股魄力而誤殺良將逼死忠臣。對百姓,數十年以小事大謙恭謹慎,為的是祖宗基業百姓生計,更不惜涉險以己求得江南平安,確是仁慈。直至宋軍圍城饑荒蔓延,開放宮中儲糧賑濟官民,一日兩餐與民痛苦,我看到了一顆仁厚之心。只是我很想問,在李煜心中,宋軍是茹毛飲血的野人還是野獸魔兵?南唐一亡,百姓必死?若是,宋何以統一天下成就霸業?何況以宋縱橫睥倪的態勢,國力早已非南唐可比,江南盡歸大宋版圖,百姓是福是禍?怕是自我固守意識作祟罷了。當然這是後人眼中的歷史,歷史人物自有其局限性以及所該承擔的天命職責。看李煜所為,確實感於其宅心仁厚,但是當趙匡胤那句「以戰止戰,天下百姓一勞永逸的福祉」迴響耳際,我卻開始覺得仁慈也需要高度。何謂仁慈,困於一國一家之中,仁慈是種平和、體恤,然而登高遠望,這份平和體恤真的能帶來平安祥和求得百姓安身立命麼?很多時候這讓我想到了強弱之分,強者面對的是選擇,而弱者選擇的是面對。強者以己之強勢可以選擇慈悲或是邪惡,而弱者憑己之仁善只能面對慈悲或是邪惡的選擇。在我看來,登高憑欄強勢霸者的趙匡胤無疑有種更大的慈悲。只不過,這份慈悲隱於強勢霸氣之後,不曾為人所見。是心繫百姓也好,是拉攏民心也罷,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知人善任整頓吏治,寬大納降懷柔遠人,攻閥江南圍而不攻,宋國日益強盛的國力百姓日見豐厚的生活,何嘗不是一份大慈悲?

  貪求一晌安穩就真的是百姓福祉?相較而言,固守小國,與民同苦已不足道哉。

  義之一字,之於趙匡胤,還包含了杯酒釋兵權。即便得民心者得天下已是政治名言,然歷史上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做法屢見不鮮。或許這一幕應該歸於智,不過單憑一個智字怕不足以令視戰場如家的武將們放棄手中的既得利益。以情為注,放虎歸山,兵變造反,易如反掌。杯酒釋兵權,憑的不僅僅是一個智,有的更是魄力與情義。這是鐵錚錚的漢子,真正的帝王,令人渴慕追隨。至此,義於二主,一如清風一如高山,各有千秋,個人自由定論。李煜的仁厚慈悲,就連大宋派往江南的細作江正竟也倒戈相向,南唐國滅宮人情願追隨殉國,更別說還有生死不棄的紅顏知己了;而趙匡胤雄才偉略金戈鐵馬窮盡一生,至死居然沒有相知相敬之人,更帶著杯觥斧影的歷史疑案撒手西歸。才子亡了國得了真心真情,英雄得了天下卻又失掉了什麼呢?

  智——如果說李煜的智是聰慧,是悟性,那麼趙匡胤的智更多的表現為權謀。李煜的聰慧悟性,毋庸置疑,從他的詞他對佛法的參悟即可知。令人印象深刻的倒是到北宋迎親遭扣留,焚草下毒設計脫身,不僅飽學並且聰穎。很想把巧施計策戲弄來使也看作是其功勞,但又不知將不惜獻己的窅娘置於何地。至於趙匡胤的權謀,倒是不勝枚舉。因勢利導,割占江北十四州,迫唐去國號;安插細作,以佛理麻痹鬥志;陳橋兵變,自導自演;假途滅虢,輕取荊湖政權;拉攏人心冬送寒衣,奠定天下一統。

  智上有一解,譯為睿智。施於其二人,即為政治上的作為。飽讀詩書的李煜顯然在這一點上輸給了趙匡胤。為求興國開科舉考,卻因學子與韓熙載關係密切而罷黜,以震綱紀。樊若水一襲論長江天險策論由李煜的否決造就了宋軍攻取南唐的浮橋。國家的興旺。百姓的生死,在這位君主的眼中並非不重,只歎其不懂政治不知取捨。而趙匡胤一介武夫卻深知馬上得天下卻不能馬上治天下,守江山靠的不僅是長矛大刀。一方面糾正五代惡習,整頓吏治知人善任,興科舉開殿試,獎勵辦學,修國子監開文學館,詔命購求亡佚圖書,重修孔廟,聘請名儒設壇講學。至此,軒輊已分,鑄鐵幣以換銅錢正是第一場較量。此一役開始之時,南唐尚處優勢,國庫充盈,可歎李煜沒有君主該有的魄力,終以趙匡胤的勝利告終,也註定了南唐衰敗滅亡的命運。另一方面爭取民心,嚴懲兵將侵擾百姓之舉;寬大納降懷柔遠人,任用前朝官吏降將,厚待俘虜;杯酒釋兵權,強幹弱枝以壯國力;高瞻遠矚,先南後北先易後難,定下一統天下的策略。相對於趙匡胤的雄心壯志勵精圖治,李煜卻只知本著仁厚之心謙虛恭順。倘若是效法古人臥薪嚐膽也便是百姓之福了,可惜他所求不過是一昔安枕。前有周世宗悉毀銅佛以鑄錢幣,遣散僧侶還俗歸農,但到了李煜的南唐,卻是大造佛寺宣揚佛法,風行草偃上行下效,妄求以佛法導人向善保國安民,何其愚蠢?宋軍圍城,難以禦敵,竟會向神佛尋求退敵之策,歎歎歎!江正一席話卻是正理,他李煜今生的神通不敵業力,誤殺良將逼死賢臣,朝臣貪生怕死隱匿軍情,臣民麻木不仁沉於逸樂,朝政腐敗百姓奢靡,若非如此,江南何以至此田地?李煜厲聲怒罵趙匡胤是侵略而非正義,但這樣的正義,怕是不要也罷。細細想來,南唐並非沒有機會,只是錯過了太多的良機。前有畏懼拘謹不敢與契丹結盟,後有不採林仁肇之策中計誤殺之。試想如果李煜與趙匡胤或換位置,結果會如何呢?歷史或已改寫。

  勇——勇氣,謂之勇。縱橫天下爭戰沙場的趙匡胤,勇氣自是不可或缺。只是此劇中他的勇並非是單純的匹夫之勇,由南下探視娥皇遭逢李煜,進軍之下尚可不溫不火全身而退一幕看來,這份勇包含了更多的智謀與無畏。相較於提劍衝來的李煜,位於刀槍劍斧之中的趙匡胤更形穩健。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眸正神清。眼前深情款款的夫妻,至愛的斷然拒絕,身處異地險境,這一切的一切都決定了他的劣勢他的難堪,然而那份氣度卻令人心折,絲毫不減其威儀。他的勇更是一種置自己於險境的魄力,杯酒釋兵權酒宴之後,漫長的等待,等待於生死一線之間,這份勇氣魄力確非常人所有。李煜的勇氣中更多的有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慈悲意味,由其冒死犧牲以求江南延續可見一斑。江正安排李煜去寺中求見趙匡胤這一幕,很有佛陀捨身飼虎的味道。膽識過人,悲天憫人。但我卻更多覺得李煜的不智。若說攻伐江南是趙匡胤的野心,那麼他又豈會為隻字片語可動?這一去怕給了趙匡胤絕佳的機會。若說是個人恩怨,那麼確如趙匡胤所言沒有錄事,他完全可以開殺戒後反悔而無人知。

  人常說,連死都不怕了還怕什麼?其實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如何生。私以為勇氣之大者,該是敢於面對,不但是敢於面對眼前的敵人,更是敢於面對困境中的自我。李煜雖立志做一名合格的帝王,但無疑是不懂如何為君的。詩詞歌賦,李煜的造詣無人能及。但在政治上,卻絲毫不懂帝王之術政令權謀。或許在其身上充斥著人類一切美好的品質,似一塊上好質地的玉,圓潤精緻但卻經不起碰撞,更擔不起風雨的吹打。或許他更適合生活於桃源仙境,卻非難以完滿的人間。人生總有著太多的殺伐爭執,太多的無奈與不平。生活難,政治更難,可歎李煜同樣欠缺了堅強的意志,或許也是他生在帝王家的必然吧。面對困窘不堪舉步維艱的朝政,李煜做的不是勵精圖治,卻是逃入佛門向滿天神佛求慰寄。上表自貶,削去帝號,信奉佛法,日久不朝,國家豈會不亡?有勇氣一死求天下安穩之人卻無勇氣面對困境,富國強兵,怪哉!自歎窩囊,自喻線頭握於他人手中的風箏,卻不敢奪回線頭,掌握命運,悲哉!

  容——這個容字,在我看來包含了太多的東西在堶情C能容人所不能容,亦指氣度與胸襟。在情的容納包容上,李煜,我不想再重複下去了。他的介意他的計較正常,但以此為藉口卻是不負責的舉動。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多愛了家敏一個,卻不允許娥皇心埵s有半點牽掛。不過人家是帝王,更何況是男尊女卑的古代,要求他公平太苛刻了。但可惜偏偏就有一個癡情不悔,重情重義的趙匡胤擺在那礙眼。其實寺中相見這一場戲,不論是在情還是在境,趙匡胤均處於下風。論情,娥皇斷然相拒,更是在對峙中展現與李煜的夫妻情深,給他的只有那句勿忘承諾。有時候甚至希望趙匡胤含淚沉聲的答應之中有恨的成分,可惜更多的是痛和理解。只能說趙匡胤用情太深心胸既寬,換作他人就算無恨也有難堪吧。然而對於娥皇,他始終有著不離不棄的深情。這個男人對情是寬厚的,即便是對遭受兄弟凌虐,心存亡夫的花蕊夫人,也存了許多的包容。與花蕊夫人這一段情沒有了初戀的悸動執念,但卻多了理解依靠。

  獲悉娥皇與趙匡胤之情,時逢契丹遣使臣前來結盟對抗大宋,李煜所想但凡能夠鉗制大宋對抗趙匡胤之法均可一試;接聞李煜偷情豔詞,面對百官汕笑嘲諷之言,趙匡胤怒斥其品德猶不及李煜,摒棄私情以重國事。韓熙載諫言鑄鐵幣而不可行,林仁肇獻策畏強勢棄而不用,李煜面臨政難逃入空門;大臣言事受暴直言無狀,趙普奏請薦賢遭拒,趙匡胤得曉不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坦誠己過謹慎言行。這份自製應該也是唐宋江山易主的原因之一。對臣子,李煜的寬容氣度倒是可以一議。我始終不知道該如何評價李煜的氣度,以他溫和寬容的性格,該是有容人之量的,卻又不容犯言直上,雖下令刀下留人,卻還是聽信讒言諸殺良將。該說他什麼呢?心無主見軟弱無能?看來飽讀詩書之人卻未必能夠明事理斷輕重,政治家不在於胸中點墨,更在於天容萬物海納百川的氣度。出宮巡遊遇刺,甯放刺客不願傷及無辜,自述帝王之興自有天命的趙匡胤;定下寬大納降之策,卻因光義私下設計毒殺孟昶而抗起罪名的趙匡胤;李煜輕車簡從遠來迎親,趙普光義自作主張扣留為質,迎向旁人嘲諷怒駡的趙匡胤;豔娘被殺花蕊受辱,看穿真相卻隱而不發的趙匡胤,有著帝王的眼界與心胸。如果說李煜是清徹見底婉轉流淌的清流,那麼趙匡胤就是壯闊雄偉屹立挺拔的青峰;李煜清而柔,趙匡胤沉且豁。

  應該說李後主與趙匡胤的對手戲不多,但卻精彩。除卻寺中相見之外,應該就是趙匡胤借花蕊夫人試探李煜真情、李煜被俘至汴京與趙共飲和結尾趙匡胤贈畫像訴說心事3場了。李煜隻身求見趙匡胤,是大勇卻非大智。乍見花蕊夫人猶如娥皇再生,一意孤行帶其潛逃,後知後覺他人試探。李煜助花蕊出逃無疑在於對娥皇的深情和愧悔,只是我卻不知該如何理解趙匡胤這一試。他希望李煜如何呢?若李煜對娥皇早已情淺義薄,殺了他麼?為娥皇不值?亦或者是要尋一個攻伐江南的理由?然而為何卻又覺得面對有情有義的李煜,趙匡胤的心中有絲欣慰?這份情,是趙匡胤得以問鼎天下的動力,但至此時也是其一統天下最大的阻力。伐江南,是假公濟私,攜怨報復;不伐,則是因私害公,放棄霸業。或許李煜的重情使他找到了原諒的理由,尋獲了遵守承諾的支撐。這個不肯應求直言無錄事不承諾的帝王,這個拚命為承諾找尋理由的男人,有著坦蕩的胸襟。後唐滅李煜被俘至汴京與趙共飲,這一幕應該說李煜占了上風。國破家亡,生死不由己,卻也不卑不亢,言之成理。生於帝王之家,自有與生俱來的責任和天命,更有著文人的自尊與傲氣。自嘲不及前朝昏君,爭正義行無差,不懂更不服南唐的敗亡。此時怒罵譏諷痛快淋漓的李煜當真令人佩服。此消彼長,面對義正辭嚴的李煜,趙匡胤有的是怒氣和難以察覺的沉默。這一仗他贏得漂亮麼?李煜中計誤殺良將,只是這計謀卻非出自趙匡胤之手,正如李煜北上遭受扣留同樣非是趙匡胤之意。那時只得裝傻的趙匡胤,現今也只能沉默,這是帝王該有的承擔。李煜的身上或許有著強烈的正氣,然而趙匡胤有的大概是太多隱晦的無奈和容忍,一如下令禁止百官接觸李煜及其家眷。在李煜眼中這是禁錮,但深知其理的人方能體會,這何嘗不是種保護,不管是出於何原因。這份隱於暗處不求昭顯的氣度,連同霸氣權謀正是帝王所有的特質,李煜不明之敗正在於此。最後一場對白,由李煜的諷刺和趙匡胤的平和開始,自二人心意相通把酒暢飲宣告結束。2個男人之間的戰爭,誰輸誰贏?李煜國破家亡,但以一己故國之思寫盡天下無常之痛留傳後世,而大宋盛極一時但也終究難逃破敗的命運,只是若無宋怕此刻也未必有此一論了。

  人生無常,世事並非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總有太多難以言傳的無奈和悲哀,能夠承擔得起這份無奈與悲哀的,必然有著非凡的氣度。很喜歡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這句話。還記得兒時,世界大概只停留在一根冰棍上面。而今,怕早已非千百根冰棍所能容納。人生百態,際遇萬千,心也不盡相同。只是心越寬,容納得越多,付出的代價也就越大。然而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寬博的心胸,都能夠心懷天下,站在距離天最近的地方。「獅象之所以能統禦百獸,所倚並非利爪長崖,而在雄心壯志.固然英雄出少年,但是經歷了風霜雪雨悲歡離合,反而更斂達更圓融,更高瞻遠矚,更寬猛相濟,所謂老成謀國,這才是百姓盼的真英雄。」這是花蕊夫人形容趙匡胤的話。在我看來,這個站在站在風口浪尖引導航程,一肩挑起萬古情仇的男人怕不是英雄一詞得以形容的。



回品評《李後主與趙匡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