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的作弄,美麗的錯——淺談從嘉的情變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默兒
2005/11/19



  說到一代詞帝李煜,誰都不免要聯想到大小周后這一對姐妹麗人同他的是是非非、情感糾葛,想到那一筆算不清的糊塗帳。《李後主與趙匡胤》這部劇自然也不會放過這樣能出彩而且抓人眼球的一個焦點,而且還更大膽,竟天馬行空地為娥皇和趙匡胤也牽起紅線來,且不管它是不是切合史實了,光就戲劇本身來說,這迷離纏繞的感情,確是讓電視機前的癡男怨女們(當然也包括在這堥唻啈蚑耵熊妒怞b內)大大地心酸感慨一回了,感慨之餘又往往有人要數落幾句後主李煜的用情不專來,而「搶」了自己姐夫的小周后周家敏自然也是逃不過這挨罵的結局。「花心」、「始亂終棄」、「淫亂無恥」等等詞彙也終罩向從嘉家敏的頭上,彷彿少了一個就不足以發洩自己心中對他們的鄙視和恨意。

  然而筆者卻有些為這二人覺得冤枉萬分起來。

  追源索因更是覺得他們的相愛是那樣的值得同情,一段出自真心的愛戀,似乎沒理由因為他們身份的少少不同而被詛咒。

  先說李煜好了,還是拋開歷史不說,但就劇中,從嘉是個純良仁善的人,有些軟弱,有些避世,有他作為一個文人的天生的浪漫主義情節,甚至在亡國前,還一直帶著點不通世事的孩子的天真,以至於他的母親鍾后也時常不忘提點著娥皇,從嘉是個任情任性的孩子,得要她如姐似母地帶著他。他生成這樣的性格是一點也不奇怪的,一方面他的父親中主李璟個性中也有這樣的一面(一般文人詩家或多或少都是帶著這麼點不切實際的夢幻色彩的),言傳身教地給兒子些這樣的影響也不足為奇;另一方面,從嘉排行第六,除了父母,還有兄長們疼惜著,(李璟家教還真的不錯,兒子們還是挺兄友弟恭的,比起其他朝的為皇位不擇手段還是好很多的。)一般情況下不勞煩他去擔憂國事,所以他也樂得隨自己的天性去,以自己的書齋琴坊為國為家,在詩文藝術的天地埵菃睋藿P。

  只可惜造化弄人,五個兄長竟然都夭折了,本來怎麼也輪不到他頭上的皇位竟然就是賴著他不肯走了,竟如此無心插柳柳成蔭!做皇帝對於任何人來說似乎都可算是天大的喜事一件,但獨獨對我們這位當上了皇帝卻本性追求自由不喜羈絆,不善爭戰愛好和平的從嘉來說,是最糟糕不過的一大悲劇。從嘉走上帝王路,這是命運弄人的第一步了。

  漸漸走上王道是從嘉事業的不順意,但若愛情得意,想如從嘉這般從心從性的人來說,也是一大補償了,或能湮滅他對另一方面的不滿也未可知,然而愛情在他面前鋪開的,卻也是一條佈滿了荊棘的路,走到盡頭回首看過往的時候,除了血汗,竟還含著陣陣的嘲諷。

  設宴選妃是從嘉最不願的,他厭煩那些帶著溫莞面具沒有自我的木頭美人們,而湖邊戲水的娥皇是那樣的靈動,青春飛揚,帶著生氣,帶著蓬勃的朝氣。「我不喜歡被人當作貨品一樣的比來比去!」娥皇的話不也正是從嘉想說的麼?我也正不喜歡那些甘願被當作貨品被人挑選的人呢!娥皇這點背地堛漁I怨讓從嘉看到了她心娷a朧的人的意識,讓這個美麗而有思想的娥皇彩蝶般飛進了他的心堙C而音律房堛漱@曲和鳴,更是讓他們把對方引為知己了。

  看到那時,心堣ㄔ拲o假設了起來,假如沒有之前的趙該多好,假如……可惜,世界上沒有假如,一部已經拍好了的戲也不會讓你的假如有發展的餘地。不過從嘉最終是娶到娥皇了,然而他卻不知道,他所娶的這個娥皇,早已經不是當初他遇到的那個娥皇的,人沒變,但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娥皇卻經歷了太多,捨了一段初戀,也捨卻了一瓣心。她依然美麗依然聰明依然如花般解語,但她的青春飛揚卻已被磨盡,她真正的自我,已被打包封存了起來,當然,連同她自己一起封存起來的,還有那段刻骨的愛戀。

  真像是老天的嘲弄,不是麼?娥皇不想被皇子選中才逃了出來,卻不想這一逃偏博得了從嘉的青睞,而從嘉最想要的是個單純的能向他展現自我的新娘,然而挑選來的,竟是把自己藏得最深最嚴的那一個!

  不知情的從嘉還是一樣的深愛著自己的新娘,他信任娥皇,也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真正的娥皇,卻從沒想過娥皇也會把她自己藏了起來,只留一副笑靨來應付他的深情。他用他自己的方式想只為妻子帶來歡笑,而不想讓她有一絲的悲愁,然而他根本就瞭解不到她真正悲愁的根源是什麼,娥皇實在太會掩藏自己的感情,直讓從嘉一直的唱著這場愛情的獨角戲亦不自知,還樂此不疲。

  這一時期的李煜在滿含心事的娥皇面前就更像個不明世事的小孩子了,自得其樂,天真得讓人心疼。而最諷刺的是,他的奔波在妻子的眼中是那樣的幼稚,和她豪氣沖天的初戀情人比來更是顯得處處不足——這些在後來事情敗露之後就都變成了一根根刺,狠狠戳著從嘉的心房——那時都有點恨娥皇了,連晴兒都能看到他的長處了,為什麼你總是自覺不自覺地用他的弱點去相比別人的優點,把他看得那樣無用呢?

  命運把從嘉推上了一條不歸路,無論事業愛情都不是他最初想要的,也註定他將得不到結果,但他不想肩負卻不得不承擔,帶著這些一步步繼續走著,直到那路的盡頭,那面斷崖。

  導火索是趙匡胤派使臣送來,點名要送給國后的繡帕、后袍,還有那支枯萎的並蒂蓮——一直想不明白趙此舉的用意,他真的完全沒有存著挑撥從嘉夫妻感情的心嗎?那以他那樣聰明而理智的人,需要這樣明顯地表露出這一切嗎?用隱晦些的辦法不更好,讓娥皇也有得選擇的餘地,若是還想續這情自然一點就能通,若情已隨風而去了,他也不至於會傷害到自己最愛的女人的幸福?還是他覺得李煜真就愚鈍到如此地步了,如此具有明顯寓意的三樣物件湊在一起還琢磨不出個中真味來呢?

  想來想去都不能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說法,可以大家探討一二——從嘉一相情願地猜測著這些東西的涵義,不合邏輯地繼續天真著,這個單純的孩子,他絲毫想不到大人的世界媮晹陶o麼多的彎彎繞繞啊!而且他從來都認為自己面前的娥皇就是當初那個會向他表露自己真性情的娥皇,他如此信任她,哪裡會想到她對他也有隱藏!看著他的還帶著美好憧憬的眼神,實在想笑話他的癡傻,怎麼會這樣笨呢,這都猜不著!但卻酸酸地笑不出來,只在念著為什麼編劇這樣殘忍,非要血淋淋地把笑臉撕破!

  心酸還未結束,不想看到的局面就到來了,一切真相大白了,殘酷的現實!在所有觀眾的眼中,從嘉都像是個傻子,而在他自己的眼堣S何嘗不是這麼看自己的呢,簡直太荒謬了,一直以來深愛的妻子心堬`深愛的竟一直是別人,自己最信任的人卻一直欺瞞自己最深!曾經的付出,曾經自以為是的恩愛,原來不過是他的一廂情願,所有的一切,鋪天蓋地的,嘲諷著他的無知和可笑!這一切來得太快也太突然了,他手忙腳亂地應付著,可卻絲毫也應付不了,然而這卻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這個情敵竟是他的舊識,是他一直以來都敬服得很,就算成了他的敵人也不影響他欣賞他的趙大哥。他的才能從嘉清楚得很,越想他便越覺得娥皇心屬於他是那樣的順理成章。自己拿什麼和他比呢?他馳騁沙場,開疆闢土,自己卻連一條蛇都怕,連一把劍也握不穩。而在治理國家上也是,接下國家重任他本不是有心的,卻還是兢兢業業地為國努力著,但幣制改革失敗,科舉考試也動盪不安,竟是弄得民生繚亂,這也深深挫敗了他的勇氣和自信心了,他並沒有做錯啊,他的所作所為不是為民嗎?不是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嗎?為什麼仁政愛民卻還是比不過戰爭和殺戮,他的博學是他覺得唯一強過趙匡胤的了,但自己從聖賢書中悟出來的道理在現實中亦是顯得那樣蒼白無力!可歎李煜,只知道仁愛,卻沒明白,現實的政治沒有那麼完滿純潔的,仁愛沒錯,但少了捨棄的膽氣,少了防人之心少了權謀,仁愛必然會成為對手可利用的弱點,出發點是不錯,但只要人稍動手腳,便是草隨風驟動了。有那樣虎視耽耽的北宋在,這單純而柔弱的李煜,在政治上必敗無疑!

  他是不明白這道理的,他只覺得自己的世界埵乎一切都顛倒了過來 ,完全地讓他自己迷失了。可憐從嘉,這個時候看待自己竟像娥皇之前的眼光,找不到自己的一點點長處,放眼望去,隨處的是自己不如別人,如何不痛斷心腸!這時的他最有力的支柱本應該就是娥皇了,他本能在她的慰藉中尋找到些力量的,現在這支柱也成了別人的了,他多想欺騙自己,想告訴自己妻子的那段感情只是紅塵往事了,要放開心胸去接受事實,只要她現在的心堨u有他就可以了,然而這都不行了。當他帶著些希望帶著些歉疚要與妻子修好時,竟又發現她在哀悼了,她哭得那樣傷心,趙匡胤于她全然不只是往事,而是深深烙進了她心堙A刻在她骨上,永遠抹不掉的一個印記。

  從嘉這時候才徹底心死了,不再有任何的期望地孑然地飄零,什麼都沒有了,事業、愛情、知己、自信、尊嚴……只有一個卑微但忠心的裴厚德還一樣的慰藉著他愛戴著他,然而裴厚德的肩膀怎麼能承載得動他的不堪和悲苦呢,他的力量也不能把他從失意的崖底解救出來,他的幾近於無的支持,只讓從嘉覺得更加的孤獨和痛苦。

  幸好有那個豔陽天,粘滿「煩惱」的紙鳶被枝椏子岔住放不走煩惱了,然而她春光一樣明媚的笑臉,卻一陣風一樣進了他的心堙A融開了凌利的冰,吹淡了連日來的陰霾,就像許多年前,娥皇那一陣銀鈴般的笑,帶著清新,讓他困頓的心終於得以脫解。

  他不知道她是誰,然而那張笑臉卻深深進入了他的心了,或許她是天上降下來的仙女,專門下來撫慰他的心傷的吧,只有在她這堙A他才能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般傲人的才華,而並不是一無是處呢!在她的心目中,她的國主是那樣優秀的一個人,不,簡直就是一尊神樣的,讓他可以全心全意地尊敬,和愛戴。

  從嘉的心動了,一顆被愛人撕成了一片片的心,終於又重找到了他的尊嚴他的自信,找到了他驕傲的理由,也找到了一條復活的路了!

  心已動,從嘉就算是不想傷害娥皇也不能像她那樣將自己的真心掩藏,他從來不是娥皇一樣事事考慮得很純熟的人,對於自己的本心,他根本不會也學不來違逆或是隱藏,情根深種,在他也是無奈。

  所以給他冠上無情花心的罪名似乎是有些不公平的,要責備或者也只能惱怒他的不成熟吧,然而他的這不成熟,帶給他自己的傷卻是要比所有人都更沉重更深邃的了!



回品評《李後主與趙匡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