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情錄(四憶娥皇)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茉莉
2005/12/28



說明:

  覺得自己很是自相矛盾。李後主為娥皇寫的祭文,實在很長,又辭藻繁複華麗之極,令人倍感哀慼,長到如今我都没完整看完過,可見他是真的非常愛她的。

  可是那祭文太中規中矩,看到的滿滿是哀慟,看不到很多他們隱微關係的蛛絲馬跡,這樣和演出的戲很難搭上線,很難連想在一起,總是心中有所遺憾。突發奇想的要為他用帶入劇情、較平白訴情的方式,重新表達那份無盡的哀思。

  無奈我這人不習慣太露骨的情感表達,没有以第一人稱寫這類文章的經驗,所以寫得礙手礙腳的,生澀的施展不開來,寫不到一半就想放棄,可又不甘心,於是在反反覆覆,欲止又不能的情形下,寫寫停停。最後終於拼湊出一個不成樣子的樣子。說白了,只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敷衍的交待。(從没試過寫文寫的這麼痛苦)

  如果看了,可以偷笑我寫的爛。

………………………………………….

相見歡

  那日是宮裡的邀宴,我藉故託辭遠遁,連裴厚德也不讓跟。逡巡在御花園裡無人的僻靜處;浮光幽清,遠遠背天的山影微微,都入了深淺明暗。獨自走著,分傍枝椏或斜或橫,巧迤小徑。任是風和日麗的景,我的心卻徬徨無那,因為拒絕遴選王妃這樣的抗拒,閒愁點點,將煩憂寫了滿臉,無趣索然的漫步著,來到這臨著湖的小丘坡上。

  山色偏遠眺,青絲柳如畫,映照著湖波閃碧。水清風揚間,驀然聽聞有一女子銀鈴燦亮的戲水笑聲,在那裡巧歌引懷自為嬉,歌甚歡甜,卻因為音到高亢處而頗有窒塞難調的不順暢。聽她試著音律高低,我一時忘情,興之所至想助她一把,不禁接了調兒,銜唱起來,一時混濛難解的曲韻豁然開朗,正自得意,卻看到那佳人驚相見、微嗔的臉,睜大著美目,彷似在指責我多事!

  生平未見有女如斯:縹色玉擎纖脂趾,粉打水漂柔珠細,輕粼粼水漬,濤洸洸青漾,愛看佳人豪邁色,喜聞純質秀女語。

  這是我與卿初相見,當時相鬥嘴兒,心無府城漫爛天真的互相取笑的情形,歷歷如目前,長印我心深處。我倆素不相識,卻不期然相遇,我懷疑妳是哪一個婢女,趁宮中選妃偷跑出來玩,妳又如何料想的到我是那個高高在上,千百萬個不可能會在此刻出現的王爺?世事總如那真無虛幻空中的雲朵朵,當時的我從未敢妄想能逢得幾回春,春天卻倏然的近了我身邊!如今這點點滴滴都滿滿的烙在我心頭。

  言語間,方聞卿道出參與選妃的無奈和不甘願,那份拒被評品娥點的傲骨和自信,頗具女中豪氣,真與我心有戚戚然!

  既與妳同此一心,欲排遣被擺佈的心情,聽妳歌聲清嬝,細嫩縻柔,我忽然心生一念,驀地攜了妳的手直奔往音律坊而去。音律坊,我平日譜曲彈奏,最悠清、最不為閒人干擾自得其樂的所在,從未想過竟能有朝一日瑤琴相和,琵琶練練囀囀,音嚦協絕連天霄雲漢,猶如香芬四溢的天靈動,煙裊裊音杳杳情陶陶。竊自以為是羅女來我心,嬌顏入我瞼;平生之至樂,而今始知,我對妳的濃密情意,方其時已交織難分。

  鳴呼!慟憶當時相見歡,痛失顧盼紅粉妝。佳人魂飛散,我如同衾穴!



鶼鰈情深

  與卿之恩愛甜蜜是我生平中最旖旎,最令我無限陶醉的流金歲月。因為有妳的相伴,方不覺在宮中的無奈,終日只願與妳過著:簾輕風細春塢暖,情意綿綿日生煙,小船慢遊晴光好的二人世界。噫,多情應笑我,愛流連。

  感卿對我之心憐體貼,多少往昔只能付與東風的苦惱,都不自主的對妳訴說著;妳知我願如陶公隱,過著浪花有意千重雪的自在生活,退避紛紛的俗事庸擾,一心躲開那皇宮裡搖風煽影,恢宏半邊天的煙火。

  我為妳用花海鋪為餐之疊嶂,在煙羅綴錦淡月吐新,星芒微閃的浪漫幽光下,妳為我飲醉了,兩頰暈著紅酡,深深憶著妳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的嫵媚風情!卿之嬌娜如永春,我之眷戀如蝶撲蜂迴。

  卿之言,如新鶯出谷般之解花語;卿之容,是淡掃娥眉的麗顏,胭脂凝潤,如那雲端之素約仙子,巫山之芙蓉花魁。卿之翩然躚躚舞,纖纖嬝娜的優姿,若彩蝶輕嬈人間,一曲霓裳羽衣舞羨煞多少紅粉妝。卿之淺淺笑,柔柔情,如薄霧桑華濃,如晨衿裡輕飄兩岸的細香,只願與妳生生世世兩心相印許,真情相待,永信不移。

  可歎的是,歡樂趣煩憂少的日子總是過的快,一心嚮往的生活總是難以如願的,但能餘幾許恬適?真能擁有幾多夢想?都只剩:與妳月下共徘徊,夜影共纒緸,訴盡平生志。

  慨我對卿之依戀,與日俱增,國事煩憂總因有妳之關懷而得稍解,感念卿之容我、護我的情意何其綿深不絕,直教人人只羨鴛鴦不羨仙。

  籲噫!人間可有比天長,同地久的比翼雙飛燕?到如今,嚐盡天人永隔的離恨苦,天長地久不可得,此恨綿綿相會永無期。



情海風波惡

  朝憑細雨,露引霜濃,深宮難為寄的相思──那是妳昔日的一段舊情懷,是我當時最傷痛的迷惘。我寧願從來不知曉那深埋在妳心中不能圓滿的情愫,就讓它如青煙般淡淡無痕的過去,就讓它平靜的美好的珍藏在妳的記憶裡。寧願我從來都是全心全意的信任著,全心全意的依頼著妳,以撫平妳那眷念不忘的記憶。

  奈何無端風波起,一襲繡巾惹了飛天的愁緒,妳的眉頭終日凝結,妳那柔腸寸斷、泫泣潸潸的容顏,以及妳睇目凝眸情意悲苦的哀痛,是我今生不忍回想的刺在心頭上的那把匕首,是一生一世撕裂糾結的傷口。

  想當時,妳獨守繡屏冷鴛帳,悵望春閨寒,月兒悄上人不寐,但見天心旦夕昏如眩的孤獨寂寞。嗚呼!君應有語,妳應該埋怨我的。妳的溫柔僆恣A默默持忍,是我慌亂中的無所依傍以及如置迷霧一片中的錯解,是我如今最不堪面對的愧悔。

  然而,可知我當時情實與卿何異?我但留空魂魄,澄心堂上呆立夜宵任風冷,情心隨三更寒入骨。因為他柔質繡帕、后袍、並蒂蓮要來傳真情,我頓然成了那個繞纒線成團、紊遝没頭緒的風箏。失了東風主的紙鳶,飛不能飛,萬丈霧裡墜了墜。可恨愚昧無知的我,旦夕顧影自憐,氣結抑鬱,終還是冷落了嬌卿,傷透了妳的心扉。

  妳的一片心,待我如明月般之皎朗玉潔,奈何月隱雲翳霧迷茫,朦朧了我眼。想當時,妳親試湯藥費心盡力,我卻看不見;憶起妳素手為我持來一盤糕點,恨當時我情意之怯懦,不能如往日般與妳相對待的愚鈍。嗚呼,萬般悔,千重憾,悟昨日的我器小量淺之庸人自擾,怨東風何事惹了滿天的塵埃!

  當時的迷惘,如今才深知妳只想將那段情埋藏的單純心意,芳魂渺渺追悔不及,昨日之日不能再,無力回轉的錯,往事重思量,空餘恨無窮。

  籲!罪愆難減除,憾事永遠掛心頭,卿的容顏從此印記我一生的愧悔。



從此音律諧,天人隔

  換妳心為我心,方知對妳的歉意多;換妳的支吾遮掩難啟齒,為我「衩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的尷尬多虧欠,始知愛妳不減的心,如妳愛我知我不減的情。

  妳青山寺庭前的擁抱,勝過千言萬語和一切曾經有過的風風雨雨,再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與妳心跳的契合,和相知相惜的交融無閒隙,此生願已足矣。

  世事總無情,人間多滄桑,昔日卿之婉約含蓄,今日卿之愛撫濃情,都成了我的最愛、最懂和心中的最痛。感卿之真情流露,料想妳當知我之深深愧疚和深深不變的熾愛。我與妳,心同一氣,神魂相契,彼此不再猶豫自苦的壓抑,又回到最開始時情意相投合,不存芥蒂真心一片的純粹。

  音律坊,那最初最美好的開始,我和妳琴弦和鳴的所在。我無法自已的、不知不覺的,又來到了這充滿柔情甜蜜的地方,信手撥彈著我和妳初次合奏的曲調,那充滿了輕悠清朗,細細綿綿,無半絲塵囂味的純淨柔和曲韻。

  恍惚沉思間,驚訝妳的出現。與妳最後一次的琴弦合鳴,淚迷濛了我的眼,我與妳和著琴韻,心意交融,共同飛遠飛遠到無盡頭的海角天邊,妳的笑靨依然燦爛如昔,妳的笑裡凝著我的淚……怎奈何卿正是香消玉殞於此時,鳴呼!蒼天悠悠,為何奪我所愛之急,天地不仁,如斯之極矣!



尾聲

  焚香幽杳,哀音絕塵,雲的白,天的藍,慘然無語的心。

  此生既與我相為約,何忍留我獨憔悴?但有花葉落無聲,瀟風雨露聲悲切,佳人芳魂惟有夢裡來相見,銀河淡月飄素影,暗夜踏枝窮追猶不及。

  煙緲緲,光挪挪,搓碎了思念,困損了柔腸,一片一片無跡無響佈滿臆。卿魂列在仙林,當知鍾山曉月下,寒殿疏陰裡,那黯然消魂的孤影,朝朝暮暮,日日夜夜永徘徊。



回品評《李後主與趙匡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