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大碼頭,愛上小裁縫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明月無心ivy
2010/07/30



  大碼頭同風滿樓一樣,大部分親們可能並不熟悉,希望我的劇評能吸引更多的朋友去看這部非常非常非常好看的劇!

  強力推薦這部劇。雖然有點悲情,但是劇情真的非常吸引人!老大演的也非常出彩!


文阿陸—文洪業

  我發現宋威廉真的是一個很絕的人,他說過了很多很經典的話:(有些話記不得原句了,只是大概意思,大家見諒)當然阿陸的話,更能體現他的心理歷程。

「愛上野心太大的男人,不是女人的福啊。」

「我要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叫我爺。」

  從一個小裁縫變成了商業巨頭,他傷害了很多人,傷害了愛他最深的人,也傷害了他自己。到底是誰造就了這個人?與其說是芳華,是漢斯,不如說是時機,是他自己。我不贊成宋芳華要對文洪業的下場負全責的這種說法,因爲路是他自己走出來的。他天生就不服輸,就想贏,所以他是一個很強的競爭者。因爲他眼光奇準,勇氣過人,必要的時候不折手段絕不心軟,所以他有做一個成功商人的資質。他往往置自己於死地而後生,他做出的決定都是沒有回頭路的。他的成功絕對不是靠運氣—他只不過是一個會抓住時機的聰明人。只要有機遇他就絕對不會放過。也許是因爲之前的窮日子過的太苦,太不服氣,他不能允許任何人,任何事擋在他事業面前。但是因爲他起點太低,造成了他的急功近利,他不得不把最親近的人,當做登天梯的墊腳石,他傷害了朋友,讓最愛的女人爲他心碎,也害得他自己孤苦半生。


「靈魂被綁在十字架上,受良心的鞭打。」

「我現在覺得很淒涼,原本以爲功成名就了,想要什麽就有什麽,沒想到心卻被掏空了,沒有一點著落。」

  雖然他可以不折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他的悲劇是因爲他終究還是一個重情義,有良心的人,只不過他並不會把情義兩字像于義龍一樣寫在臉上,不會像李寶寅一樣把道德良心放在嘴上。但是他曾爲了彌補李寶寅的損失抬高李字錢莊的股份反被漢斯開除,爲了救心蓮放棄自己一步登天的機會。他沒有換來任何人理解,反而被所有人當做叛徒。他心中的酸楚痛苦可想而知。如果不是爲了情義,他又怎麽會在被伊娃發現用假銀票時第一句話說的是‘和龍舟得無關,放了他。’又怎麽會因爲知道心蓮得了絕症放棄了心中至愛的芳華要娶心蓮?雖然他的做法有些自私,他不應該傷害別人來成全自己的道義,但他確實是一個重情義的男兒。收購小商家,他說給李寶寅的話何嘗不是自我安慰:我不收購,洋人也會收購的,那時候他們會落得更慘。但是他心中非常過意不去,也試圖發放補助金但卻挽回不了他給別人造成的傷害,也救不了他良心的譴責。炒作股票害得小股民們血本無歸,他更是失魂落魄,贏得太慘烈,和輸了沒什麽兩樣。也許良心對於他來說的確是個累贅,但是他就像李寶寅背祖牌一樣扛在背上,不能丟棄。等到他功成名就才意識到,自己最想要的東西千金不換—所以他不能像漢斯,像伊娃,像陳社主那些人一樣坐在高處悠閒的欣賞自己的成果,他登高時感到的只有寒冷和自我鄙夷。


「文洪業,你不要得意忘形的太早了!」

「我的人生中容不下兩個情字,所以你和心蓮都不歸我,我就只剩這麽一點張狂,我還要一路張狂下去!」

  他的確太得意,太張狂,所以屢屢遇險。雖然每次他都能衝出別人設計他的牢籠,但是哪一次不是踩在自己親近人的背上爬起來的?他的張狂是爲了掩飾內心的不安與惶恐,他雖然表面上毫不在意別人對他所作所爲的指責,實際內心卻在加倍的自我折磨。他在情場上的失意,讓他更加努力的要在商場爭出一番名堂,要不然,他就太得不償失了。然而,到了最後,他發現無論自己爬的多麽的高,失去的都再也無法挽回。錢可以再掙,但是愛情,友情卻一去不回,他有的只有那虛假的高傲與狂妄。

  因爲這是一個劇,所以他有得必有失。結局雖不完美,但也公平:「世界上什麽是最誘人的?是金錢嗎?不是!是産業嗎?不是!是愛情嗎?也不是!世界上最誘人的:是輕鬆!你要想得到世界上最輕的東西嗎?你就要背上最沈重的包袱!像在洪水堥H浮,像在烈火中燃燒!像在爆炸時粉碎!於是你在烈火中重生了嗎?像是鳳凰涅盤了嗎?沒有,不可能有。只要放棄∼全都放棄,才會有輕鬆。該留下的我都留下了,只有什麽都不欠,什麽都留下,才有我自己,才會有赤條條、來去無牽掛。我不會再牽掛什麽,我既不是狼,也不是神。只不過是個鄉下小子-文阿陸。好輕鬆啊,這才叫真的痛快!」。他放下了財富,放下了愛情,心中才得到了安寧。

  非常喜歡這個角色,雖然他也許不能算是一個完全的好人,但是他做的很多決定,都讓我爲之喝彩。


宋芳華:

  小裁縫被打的鼻青臉腫仍不肯認輸也打動了她的心,她很快就發現了他的潛力,對其加以栽培。有很多人認爲,文洪業的悲劇是她一手造成的,我卻覺得不然。我覺得大碼頭之所以精彩,就是每個人物都很真實,他們做出的決定,都很符合他們的邏輯與思維,很值得推敲。其中女性角色來說,最出彩的當屬宋芳華。


芳華:「你握疼我的手了。」

阿陸:「握疼你不是我本意。」

  雖非他本意,但是他傷害最深的人,卻是她。

  她是一個出生優越的大小姐,母親早逝,父親爲洋人卑躬屈膝做了一輩子的事,就爲了她能有個好的成長環境,有個光明前途。她高傲,她聰明,她眼界寬,她大膽的要做新女性,所以她和戲裡所有的其他女性都不同,所以她才能進入文洪業的心。不甘心受苦受窮一輩子的文阿陸,想闖蕩一番事業,只有她能瞭解,只有她給予鼓勵。當然她不是沒有私心的—她愛他,所以她要求他配得上她。她的本意無可厚非,她沒有教文阿陸去砸李家的招牌,也沒有教文洪業去勾結伊娃,她沒有教文洪業吞併小商家,操控股市,她只不過給了文一個夢,一個理想而已,她只不過在每次文摔倒時,都伸出手扶他了一把而已。她有錯麽?有!—每個人都是有錯的,她的錯就是太主觀,太驕傲,太不肯低頭。文洪業也很驕傲,也很不肯低頭,所以兩個太驕傲的人注定錯過。文不肯說出心中的苦,她也沒有真正瞭解過文一路走來心中受到過的煎熬。但是這完全是她的錯嗎?未必見得。當文爲了顧全道義要娶心蓮的時候,她的心就已經碎成了千片萬片,她典當首飾爲他還債卻不肯再見他是爲了保持她自己一點點的顔面。他功名顯赫時她躲遠了,因爲她不知道他光鮮的外表下有一個受傷的心等著她去安慰,也因爲她自己也有一顆受傷的心不敢再去靠近,不敢舊傷沒好填新傷。她只知道他失敗時需要一個堅強的手拉他重新站起,卻不知道他成功時更需要一個溫柔的手去安扶他那不得安寧的心。

  但是她最大的悲劇是父親是洋行大買辦,而洋行又和文勢不兩立,她的父親宋威廉夾在老闆和女兒(及其他中國人)之間難做人,她更是難以在父親和愛人之間做出選擇。她當初選擇幫文打官司與父親對薄公堂,不惜離家出走,結果看到父親夜堸蔑膠b她窗下老淚縱橫,如果她還義無反顧的幫著文洪業,她還能算是個人嗎?她去求父親,去求文洪業,但是雙方都不肯退一步,結果文勝了,父親敗了,敗的一塌糊塗—重病在身又傾家蕩產。她唯一的親人,那個爲了她背負三十萬零五千的債務的父親,那個爲了她吃好穿好頂著被罵洋奴才駡名的父親,落得如此下場,她怎樣能原諒,怎樣能再去愛那個傷害她父親的人?所以她可以接受文的錢因爲那是她應得的,卻不能再接受他的心因爲她的心已經死了。

  最後她無名指上的戒指,是代表她終究嫁了戴維斯吧。我想她一開始沒有推開戴維斯是因爲當文選擇了心蓮,她也需要一個男人在身邊維持她的驕傲,後來戴維斯對她一直很好,她並不愛他卻接受了他,是因爲她太累了,已經無法去愛,而被愛比愛人要輕鬆,要幸福的太多了。

  文愛華,孩子取名爲文愛華,她到底真的可以放下嗎?

  放不下又能如何?


萬心蓮:

  作爲女二號,她比起宋芳華並不顯得蒼白。(自拍,不蒼白你只寫這麽一點。。)她和宋截然相反。她溫柔善良卻有些小心眼。她倔強,認死理,她安於現狀。雖然她是小家碧玉,和文青梅竹馬,她卻從未真正瞭解文。當文想要做大事業,她執拗的認爲文都是被宋小姐帶壞了,卻忽略了文不甘平凡的本性。她甚至迫切的希望文事業不成功,回來做小裁縫,繼續跟她過小日子。她堅信紫竹調可以帶回阿陸的心。但是她的思維和文相差太遠,也注定了他們不可能走到一起。

  宋芳華雖然嘴上說從未把她當做對手,因爲萬心蓮的段數太低,但是心蓮的兩個假阿爸卻毀了宋和文的幸福。從萬師傅將她託付給文到陳社主設計的騙婚,他們看準了文並非無情無義之人,從而讓文夾在道義和愛之間備受煎熬。也讓宋傷透了心。

  不喜歡萬心蓮,卻也不能真正討厭這個人。雖然她小心眼,她認賊作父,由愛生恨,害過文洪業,傷過宋芳華,但是她本質卻是一個善良的姑娘。否則于義龍也不會愛她愛的死心塌地。只可惜萬心蓮太不懂得放手,眼中只有文,看不到于義龍的一片真心與癡情。但是若非沒有陳社主一邊煽風點火,反復的想借心蓮拉攏文洪業,心蓮會放手也說不定,那樣她和于義龍幸福美滿,于義龍與文洪業兄弟歸好也不可知。但那只是我作爲一個觀衆的一廂情願,如此的三角戀,最後還是落得兩人死,一人看破紅塵,剃度出家。

  實際佛門也許真的是她最好的歸宿,剪斷三千情絲,換取心中的安寧。

  稱文洪業爲‘施主’,她放下了嗎?我只知道,她至少還有一個親阿爸可以依靠。


李寶寅:

  很喜歡這個角色,溫文爾雅,善良醇厚,果然不失大家公子之風。只可惜商場如戰場,他滿腹四書五經,只能教教頑童,不能立足商場。實際李寶寅和于義龍是一種人:寧願天下人負我,也不肯負天下人。所以吃虧的往往都是他們。但是畢竟他和于義龍的生長環境不一樣,他並不像于義龍一樣有勇無謀,分不清是非黑白,他只是太心軟,太老實,所以總是被人欺負。他在文阿陸一次次背叛他之後,仍然一次次的對文阿陸好,是因爲,他也知道文阿陸是迫不得已。他也終於認識到自己不是經商的材料,離開了爾虞我詐的省城。但是臨走時,仍不忘記行善,救下了流落青樓的趙翠兒。

  實際從一開始就注定他和翠兒的緣分。因爲翠兒孤苦伶仃,于義龍又是鐵血漢子不懂溫柔,只有他給她需要的關懷和溫暖。也只有他能化解她心中的恨,讓她卸下蠻橫兇狠的僞裝,成爲一個真正的女人。當李家親戚上門討債時,翠兒著實爲了李寶寅出了一口惡氣,可見李寶寅的溫柔和翠兒的潑辣,不失爲絕配。編劇是公平的,他在商場上失意,情場上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他與人爲善,終究有個不錯的結局。


于義龍:

  鐵血男兒,重義氣,卻沒什麽心計,所以屢屢被陳社主利用。他是一個癡情男子,對於萬心蓮無限憐愛包容。當心蓮一次次選擇文阿陸時,他心碎之餘,仍盡全力幫助撮合心蓮和文,不惜冒入牢之風險去劫股份,只不過他未免有點太認死理。文和心蓮並不般配,任旁人怎麽撮合都是沒用的,騙婚這種把戲,他也經歷了一回,卻仍然看不出個名堂,跟隨陳社主多年,卻認不清陳社主爲人,不光說明陳的陰險狡詐,更能說明于義龍太傻太單純啊。等他明白時,可惜已太遲。


宋威廉:

  就像我前面說的一樣,宋威廉是個明白人。他早就預言道早晚有一天會和文洪業在商場上‘兵戎相見’,勸告女兒不要沈陷,否則真有那麽一天必定會受傷會痛苦。可是他女兒放不下愛情,他放不下事業與名利,從此可見,‘放不下’引發了這場悲劇。

  但是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好父親。爲了女兒背負巨債,頂住壓力又被馬修要挾。他盡可能的滿足女兒所需—從女兒上洋學堂,讓女人做律師,甚至當芳華離家出走,他都叫瑪莎偷偷把錢給女兒,怕女兒受苦。就算在愛情上,也沒有強行逼迫過女兒,躺在病床上也沒有教女兒恨文洪業,只不過歎氣說連他也不可抵擋文洪業的魔力。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事業上,他也很聰明,但是他畢竟沒有那麽大的膽子,來用身後的公司和他半輩子打拼出來的家產來做賭注。他和文洪業不同,文洪業年輕,起點低,文洪業可以輸,他卻不能輸也不敢輸,所以他從一開始就不是文洪業的對手。宋威廉一生也是可悲的,爲洋人買了一輩子命,最後公司倒了,債卻讓他來抗,只怪他不懂得放手—如果他早點辭職,不與文洪業爲敵,不但能成全女兒的幸福,更能在花耶和華業之戰中全身而退,自己也可以享幾年清福。所以假如宋威廉知道漢斯爲了贏官司不惜綁架了他的女兒,說不定就會是另外一番局面。

  宋威廉代表了一批勤勞的中國人,努力賺錢一輩子,老了兒女成才了,仍想自己支撐起家,不懂得享福,活的太辛苦,太不容易。


其他:

  還有很多值得一提的人物,比如漢斯,是他教會了文商場之道,是他逼迫文背叛李寶寅,但是他犯了兩個最大的錯誤:1.不應該重用馬修—馬修愚蠢,貪婪,華而不實,最後馬修爲了掩飾自己炒股挪用的錢,拉漢斯下水炒股,造成了公司的幾乎破産。2. 他把過多的精力放在如何扳倒文洪業上,而忽略了他自己公司的目標,結果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害的公司大虧損,自己也落得開槍自殺的下場。

  漢斯逼迫文背叛李寶寅,而陳社主卻逼迫文背叛了宋芳華,此人陰險狡詐,無情無義,冷酷殘忍,只有當他想起來心蓮的母親時才有一點人性,但是最後爲了保全自己不惜犧牲心蓮把這一點點的人性的光輝也給抹殺掉了。

  伊娃是個非常了不起的女人,馬修在她的床上給芳華打電話她都可以忍,但是馬修害她破産她下手絕不留情。愛情都是虛了,利益最實在。

  覺得大碼頭是部不錯的劇,每個人物非常真實,非常出彩。每個人都有放不下的東西。文洪業放不下情義與良心,所以他痛苦。宋芳華和萬心蓮放不下對文的愛,宋威廉放不下洋行的職位,于義龍放不下義氣也放不下對心蓮的情,李寶寅本放不下祖産,但終究還是看開了拱手相讓,卻得到了屬於他的那一份幸福。

  我們人生中又有什麽是該放下的,什麽是不該放下的呢?



回品評《大碼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