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多愁觀後絮語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7/05/11



昨天終於拿到了碟片,真是等得頭髮都白了,呵呵,(這可是真話,剛剛才發現鬢邊又冒出了一根銀絲,嗚嗚;)剛剛看完了一盤,一共三集,迫不及待地想上來說幾句;

開篇的總體感覺不錯,鏡頭轉換與情節發展簡潔流暢,人物個性清晰可見,時代背景與人物關係交代明確,繁簡得當,能夠吸引人追看下去;

從嘉,斯文秀雅,單純無爭,性格溫和善良,不解世事,雖個性柔和卻仍有立場;坦白講,之前我很擔心這個人物被塑造成“娘娘腔”之類,即太過陰柔,看過之後放下心來,是陽柔而非陰柔也,呵呵;最喜歡評畫選妃一幕,從嘉的單純與才情,與鍾後的關愛與教導,相互襯托,交相輝映,自然和諧;(但從嘉在離家上船前與裴厚德的一番對話中,感覺仿佛NICKY WU冒了出來,而非從嘉矣,想來看MR.WU作品太多,太過熟悉的緣故吧,呵呵。)

趙大哥與娥皇的部分也不錯,用幾個簡單的鏡頭一帶而過,感覺很舒服,趙的豪邁俠義,周的開朗大方,都表現得很適度,唯一我個人不太喜歡的就是,周與窅娘共舞一段,可能俺是個“老古董”吧,總覺與大家閨秀的身份不符,竊以為如果是周情不自禁地在一旁舞了起來,窅娘看到後,被吸引到周身邊與其共舞,似乎更合適些,而且周的舞姿應與窅娘有別,突出其端莊與典雅;

江正出場很短,但感覺應該是個很“有戲”的人物,至少讓我覺得其人甚是有趣,所以印象很深;

從嘉的父母兄長,舉手投足,言談話語,盡現身份個性,鍾後與弘冀,對待從嘉的態度形成鮮明的對照,一個諄諄告誡,但表現得不溫不火,慈愛有加;一個言語激烈,暴躁衝動,但對從嘉的情感卻並無對立之感,在找到從嘉送其上車回唐的那一刻,讓人感到他們真的只是兄弟,可惜只有那麼短短的一瞬;

不太喜歡周夫人這個角色,有些臉譜化,或者刻意地小人化了,公然行賄,威脅女兒,實在有失身份;

臺詞方面,周夫人與趙匡胤的一番對話,周救下趙之後的一番對話,大談愛與情感之類,個人不太能夠接受。(待續)



2007/05/14

(續一)

兩天看了四個碟,一共12集,感觸頗多,但有些混亂,看看能否理清;

娥皇與從嘉的情感進程自然順暢,除了從嘉單純而真心的付出,娥皇的逐步從感動,接受,瞭解到相知相愛,更有晴兒功不可沒,她對周的兩番提醒至關重要,看來雖史太君批書套子中小姐身邊為何總只一個隨身丫鬟,才子佳人戲文中紅娘等丫鬟亦多比小姐有勇氣有見識,但事實可能真是如此,“旁觀者清”而已,呵呵;

中主與鍾後關於是否廢黜太子的一段對話,一方面盡現為人父母者對子女的一番苦心與愛護,另一方面讓人感覺身處權力中心的皇室成員們,其實有著太多的無可奈何;而弘冀被囚冬屋後,中主與從嘉先後與之的兩段對話,父子,兄弟,在此等情形之下如此的面對,更有何言可訴?欲望與野心就這樣地泯滅了天理人倫,也吞噬了弘冀這原本大好的男兒,將文弱的從嘉推上了風口浪尖,這一場慘變,倒是真的改變了歷史,也改變了從嘉的命運;看著他摟著兄長痛哭,我的心真的好難受;

幣制改革一場果然精彩,可惜有太多現代辭彙出現,如“背書,炒作”之類,感覺不太舒服;倒是其中趙皇帝與李國主的個性與品行對比強烈,一個一言而決,一個委決不下,一個口中有百姓,一個心中有百姓;而科舉一案,更突出了李國主優柔的文人性格;而陳橋兵變與兩次杯酒釋兵權,則充分展現了趙皇帝的權謀與機心,自信與坦誠,而巡遊遇刺一幕,更展現了趙做為軍人出身的開國皇帝那份獨有的勇氣與豪邁,而這背後同樣是他特有的強烈的自信心;

感情戲與我預期的恰恰相反,我本以為李周的部分會比較纏纏綿綿,卻沒想到竟是趙皇帝每每沉緬于對大周后的思念之中,不論對窅娘還是自己的兄弟都會念叨一番,而更多的是自言自語,果然是“英雄無奈是多情”哦,呵呵;也許俺原本期待的是一場深沉無言的愛,喜歡的則是“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的古典意境,這般的直白袒露,這般嘴上說著希望對方幸福快樂或不想對方為難之類,卻絲毫不顧及對方感受,不替對方考慮的大呼小叫,甚至直接送上繡帕,後袍與並蒂蓮,縱然可以不把李國主放在眼堙A也完全沒有真正把“心上人”放在心上。

繡帕風波一幕盡現人為痕跡;其實從瓦官寺一幕起,從嘉在娥皇心目中的地位就已經超越了趙皇帝,她一聽趙光義之言,立即省悟到若與其兄相見,將有損從嘉與唐國的尊嚴名聲,立刻放棄這次會面,充分表明了她對從嘉的愛與維護;而在對國主坦白後面對丈夫的痛心,此時此刻她的第一要務想來當是如何彌合與國主間的裂痕,哪里還有功夫和心情對著那招來這場無妄之災的繡帕淚水漣漣呢?或者至少亦該如她之前的抱怨和歎息,甚至或者悔不該沒有聽從晴兒的建議早早將“罪證”銷毀呢?呵呵,一場根本人為設計出來的戀情,要如何妥貼完善地進行下去,而又不損害所涉及的幾位人物的形象,真是難為編導了,嘻嘻。

這一幕NICKY WU的表現異常出色,本以為他會痛哭流涕,口中臺詞滾滾而來,誰知恰恰相反,這一段的震驚與傷心表現得十分適當,與MISS.LIU配合默契,二人張弛有度,兩人對於彼此的愛在一場決裂之中卻更加深切地顯示了出來;相形之下,倒顯得那原本應該深沉雋永的英雄之愛是那般的輕淺與無情。(待續)



2007/06/04

(續二) (記於5月16日)

我很奇怪自己怎麼能安心地擱下那在醉後與窅娘傾吐傷心與煩悶的李國主,隔了兩天的時間才來繼續,也許是因為雖然有了一個這麼充分的藉口來原諒他,但卻仍不想馬上面對就要接踵而至的那另一段情緣吧?

藉口實在是太多了;家敏的情愫竟是在誤會與錯認中產生的,所以國主的過錯也似乎僅只在於“沒有糾正誤會”?而宋與契丹的使者也一起前來幫忙,讓那顆本已脆弱不堪的心靈再受新的打擊;想想也是,男人與君主的尊嚴被踐踏了,原本單純篤定的感情仿佛已成雲煙,這一切都使李國主的自信心嚴重受創,被蛇所驚嚇的那一幕令人感同身受,真正是已到了崩潰的邊緣;只有在年輕心熱的家敏面前,才可以放輕鬆些吧,所以口中那麼“自然”地就把“朕”改成了“我”;

而窅娘,那般全心全意地撫慰著這個自己心儀的男子;纏足纏得那麼自然和令人心痛感動,卻仍只是醉人眼中另一人的替身而已;何必相抱旋轉,那呆呆的凝視和喃喃的低喚,就足以讓窅娘沉醉並清醒了,“發乎情,止乎禮,”滿足於做一個“紅粉知己”;只是不知道當那個“知道分寸”的男人失了分寸的時候,她會有何感想?會感到多麼的失望?

縱然有那麼多的鋪墊與藉口,仍是沒有辦法不同情娥皇,尤其在那一對兒的歡聲笑語的襯托下,還在執意冒雨為那個人採集藥草;尤其是除了窅娘已無人可以訴說,那為了“國後的位子”而那麼實際地讓女兒忍耐的母親哦,等到姐妹相對的那一天,你又會說些什麼呢?

趙皇帝畢竟是英雄,雖日漸剛愎自用與暴躁易怒,但在臣子的諫言與堅持下還是能夠立刻加以改正,不愧是有為之君;夜訪趙普定下統一大計,足見其抱負與信心;而之前為了襯托其癡情而避不露面的身邊人終於登場亮相,有如此賢妻相伴,亦是他的幸運了,但願他會珍惜。(待續)



2007/06/04

(續三)(記於5月17日)

這三集看得我心堣ㄓ茧峈A,雖然有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也暗暗叮囑過自己不要那麼迂腐古板,但即便是面對李國主愧疚柔和的眼眸,我的心也仍在娥皇放下點心時那刹那的無力與崩潰前變得粉碎,在一聲聲“姐夫”的嬌喚中越縮越緊。

手足至親,何致於此?數載恩愛,一夕成空,縱有萬千理由藉口,總是鑄成了再也彌補不了的錯誤與傷害,雖然可以任情任性,任由情感像火一般燃燒,只是不要忘了只可以燃燒自己,怎麼能夠傷害別人,不,不是別人,卻是親人,連別人都不應該去傷害,何況親人?看著向來端莊聰慧的娥皇那麼聲色俱厲的失態,倒真是教我這觀者滿心的憐愛疼惜;

只有窅娘,心底澄澈如水的窅娘,看著曾經以為是在雲端的男子就這樣地落入凡間,安靜地聽到了自己心堛瑭n音,留下那雙弓鞋,飄然遠去;而那辜負了這麼些好女子的李國主,不知是否終於可以明白,即便全是真心真情,也一樣會造成傷害;即便是滿心愧痛,也撫平不了這傷害;只因這世上甚少兩全其美,而多的卻是要兩害相權。

相形之下還是趙皇帝運氣好,統一天下的第一步已經邁出,身邊更有那般賢德的皇后鼎立支持;又一次的英雄救美,不僅在酒醉的錯認中抱得美人歸,(娥皇的替身也太多了,窅娘,豔娘,還有已埋下伏筆的花蕊夫人,不知這是娥皇的幸運還是不幸?)這美人還只是以身相報,並不要承諾名份,卻有那賢慧無比的皇后主動迎接入宮;而趙皇帝依然面對娥皇的畫像情意綿綿,是情癡?情聖?抑或情魔呢?

情癡令人歎息感動,情聖令人屏息仰視,情魔卻令人窒息卻步了;弘冀對於皇位的不甘心,讓他釀成人倫慘劇,引火焚身;而趙皇帝英勇神武,運籌帷幄,卻始終不甘心這份失去的情感,想來亦是心魔難除哦。(待續)



2007/06/04

(續四)(記於5月18日)

這三集看得我淚流滿面,偏又是週末,偏又是傳奇已經是第三天上不去了。倒是大風過後,天氣晴朗,所以索性約了朋友出去走走,在暖風麗日堙A在絲絲柳風堙A終於可以平復紛亂的心境。

只是回來後,坐了半晌,心中又變得滿滿的,卻仍不知如何下筆;心堿O那麼地憐惜娥皇,這麼多的打擊接踵而至,情感的傷害與挫折也許假以時日尚可撫平,喪子之痛卻要她如何面對?李國主雖是體貼地加以隱瞞,獨自承受著這人間至痛,但終歸是要知道的,只能希望到了那一刻,她不是孤單一人。

可是,縱然是有母有妹,有夫有子,更有晴兒始終在側,可那種孤獨的感覺卻始終揮之不去;只有面對去而複返的窅娘,眼中才浮現一絲生的光亮;只是兩個同樣被傷了心的女人,一個心媟t自神傷,一個表面恣意放縱,卻同樣地是在“用別人的錯誤懲罰著自己”,難道是因為心中都同樣是愛,也同樣是痛嗎?

感謝聖尊後再一次的伸手相握,以一個飽經風霜的過來人的身份,那麼貼心瞭解地訴一番肺腑之言,盡力地去撫慰兒媳的傷痛,亦勸慰不知所措的愛子去面對自己的錯誤;怎奈傷痛已成,心門已閉,自責再深總是遲了,面對窅娘綿中藏針的回答,李國主雖答得真心誠意,但真心與率性就能夠成為一切傷害的藉口嗎?

昨天才說趙皇帝是幸運的,誰知今日便已痛失賢後,遭受生命中沉重的打擊;可為什麼擁有的時候不知珍惜?失去之後再來痛哭嚎啕終是於事無補;男人為什麼總是要辜負女人呢?趙皇帝終於知道這世上還是有自己無法做到的事情,縱然下旨也是無力回天了;而那些忘了自己,卻為男人耗盡生命的女人們,真是讓人無言以對。

能夠成功的人總是有他成功的道理的,再傷痛再懊悔也是能夠放下的,可能唯一無法讓趙皇帝坦然釋懷的只有娥皇,真是不知道這是她的幸運還是不幸?一別經年仍要執意相見,除了徒增傷感還能如何?一見故人便相擁入懷,淚水亦奔湧而下,面對這樣的情感,我確實無言以對。(待續)



2007/06/04

續五(記於5月23日)

斷斷續續地又看完了兩個碟,可不知為什麼卻全無將感想訴諸筆端的衝動,也許是太久上不了傳奇的緣故,沒有了交流的樂趣,亦就失去了傾訴的欲望;或者是李國主的失妻之痛深深撼動了我,看他麻衣素服,雙目空濛,蕭然獨立的模樣,讓我所有的埋怨與不滿,痛恨與不屑都在頃刻之間化為烏有,徒留一聲長歎,“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這一切終於可以結束了,當兩位帝王拔劍相向,爭辯著自己的一切作為都是出自於愛的時候,我卻感到一絲徹骨的寒冷;“愛”,真的是一個好藉口,一個完美的藉口,其實卻比手中的刀劍還要鋒利冰冷,因為它帶來的痛是深入心靈深處,甚至血液骨髓的,可它卻讓你無法斬釘截鐵地予以批評指責;但我卻仍然想說,只顧自己感受,只滿足自己心願的愛是狹隘的,如同忘卻捨棄自我,只知一味奉獻的愛一樣,總令我感覺其實都是不完整的,都讓“愛”失去了應有的飽滿深厚;

其實也許是因為我自己才是自私狹隘的,因為自己永遠無法做到那般地忘我投入,無私奉獻,所以才看不得人家寬厚偉大吧?所以才會想說,娥皇臨終與妹妹和好,甚至將李國主與妹妹彼此相托,完全是出於編導的良好願望吧?或者是為了讓李國主安心,畢竟男人的這種期望,也總要由女人來配合予以實施,才不會傷了彼此的體面吧?才能夠在彼此心目中留下一個完美的形象吧?或者僅僅是撫慰一下我這樣的觀眾吧?其實在李國主拿出仲宣的玉珮,夫妻相擁哭泣的那一瞬,於我而言,就已足夠了。

相對唐宮的淒淒慘慘,趙皇帝一統江山的大業卻進行得如火如荼,後蜀的敗亡,預示著江南的命運,孟昶的無能,襯托著趙的英明與李的無奈;只是趙光義愈來愈顯著的小人特徵,讓我不太能夠接受,做為兄弟手足,做為兄長英勇神武情義雙全的陪襯,始終處於這種光環之下的弟弟,心情該是如何的複雜,該是一個多麼可書可寫的人物,可現在卻僅只是滿臉的下流奸詐;壞事做過之後,只要頂住兄長第一輪霹靂怒火,就可以安然過關,繼續為非作歹,而且是周而復始;依靠著這樣類似道具作用的角色,推動著劇情向前發展,實在是無趣的很;還有俺固執的偏見始終都是:靠小人陪襯出來的英雄,感覺總是輕飄飄的,甚至多少都是要打引號的。

說到這堙A就不得不說說趙皇帝了。在我眼堙A他應該是一位英雄,這並不意味著他就應該是完美無缺的;他是親身上陣而成就帝王大業的人,他的情義兩全不光是源於他的仁心,更多的可能是源于他的自信;稱帝日久,難免會日見剛愎自用與蠻橫霸道;為收服天下人心,難免會讓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他所謂最討厭“心口不一”,有關“真正男子漢的胸懷”之類的高論,聽起來實在是有些刺耳,“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這實在是我本不想加在他頭上,卻愈來愈清晰地浮現在我眼前的幾個字,唉。(待續)



2007/06/04

續六(記於5月25日)

又看完了兩個碟,六集中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很戲劇化也很飽滿,可我卻甚少訴說的興致,不知是何緣故?也許是自己不該有太多的期許吧?其實早就明白這個道理,如果沒有寄予希望,也就不會有失望;所以本沒有寄予過期望的娥皇倒讓我很有些驚喜和喜歡,而那寄予了厚望的花蕊夫人,倒讓我沒有太多的投入。

這部分故事的設置有些一般了,關鍵可能還是由於趙光義太臉譜化了,親自下手殺害豔娘,實在太誇張過分了吧?“孟氏族人”則被用得太濫了,使得花蕊夫人又變成了苦大仇深,忍辱負重的良家婦女形象;趙皇帝更是一貫的正確與寬容,李國主則除了至情至性,還有了凜然的正氣與超強的勇氣,與趙皇帝一番針鋒相對,俺看得雖然過癮,心堛熒P覺卻是有些怪怪的,呵呵。

還是來為天下往生的慈母一大哭吧,再為天下痛失慈親的兒女一大哭,聖尊後這一走,從此再無疼顧從嘉之人矣;失子失妻再失慈母,那顆細膩敏感的詞人之心,從此再無所歸依;曾經,他為了情傷心亂,迷茫無助地在佛前頻頻叩首,那一刻,真讓人心生憐愛不舍;而從此後,他將那無所歸依的心奉至佛前,也許會為江山百姓祈福,但更多的,應該是為了讓那孤寂飄蕩的心可以安放下來吧?

韓熙載也走了,俺心心念念的“韓熙載夜宴圖”只是在徐遊的口中一帶而過,也許是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小小配角大費周章吧?也許是怕那圖上人物的服飾與劇中的有些差距吧?這本可以再次顯示李國主文人性格的濃烈一筆,被如此地省略,俺心媢磞b是有些可惜呢;好在還有評潘佑文可以稍稍彌補一二,呵呵。

林仁肇與潘佑的結局甚是淒慘,總覺得編導還是對李國主太過手下留情了;“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善,”李國主再仁慈善良,畢竟也做了十幾年的國主,個性雖然比較柔和,但畢竟在江南亦是萬萬人之上,當初再不情願再不擅長,也畢竟置身於權力寶座之上久矣,且臣子“謀反叛逆”,“直言犯諫”,又都是身為君主最無法容忍的;而且此時的李國主,經歷了一連串的人生打擊,性格亦難免應該有所改變,而文人的性格,該是最在意自己的心境與情緒,而帝王最大的顧忌,則是臣子的不忠不順,所以在當時,他還是應該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正確的吧?(待續)



2007/06/04

續7(記於5月29日)

最後一張碟終於看完了,而且是幾天前就已經看完了,可是卻始終寫不出自己的觀後感想,能夠清晰地感受到的唯有--遺憾二字而已。

真的太遺憾了,遺憾窅娘就這麼匆匆忙忙、莫名其妙地走了,直到趙皇帝第N次地英雄救美,而花蕊夫人終於第一次心甘情願地投入了趙皇帝的懷抱,俺這笨腦袋才恍然大悟,原來之前是豔娘,而現在是窅娘,她們在宋出現的意義,原來都“只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尤其是窅娘,這個外柔內剛的好女子,雖然她為友冒死攔轎的舉動絲毫不令人感到意外,但就這樣匆匆而去,縱有趙皇帝仰天長嘯,亦難解我心頭之鬱悶與遺憾;

還遺憾江正亦同樣地沒有結局,史載“小長老”終為後主鴆殺,可為了李國主的形象,總是要避免的吧?只有他“百姓何辜?”與“放蒼生一條生路吧。”言尤在耳,斯人卻無影蹤,不知是否是剪輯的緣故?因李國主亡國後與趙皇帝再次針鋒相對之時,亦曾提到趙皇帝對江南使者說的那句話,可之前並沒有出現過,想來應是被剪掉了,同樣甚憾;

倒是有種感覺越來越清晰了,一直以為編導比較偏愛趙皇帝,呵呵,看到最後倒終於明白了,其實還是更偏袒李國主一些的,不僅為李國主難辭其咎的“多愛了一個人”鋪墊無數,以期或可稍稍減輕其罪責,嘻嘻;還讓李國主有那般的骨氣與勇氣,一次次與趙皇帝正面交鋒,而每次趙皇帝都並不能占到什麼便宜,反而讓人有種“矮了半截”的感覺,尤其這一次居然又弄到了拔劍相向的地步,實實是色厲而內荏的最充分體現。而且編導亦十分心軟,總不忍讓李國主忍受過久的痛苦,所以亡國之後的部分僅只短短一集,便匆匆結束,不得不說這是俺的第二大遺憾了。

縱觀全劇,總是讓俺無法長久地全心全意地投入,一部分是因為某句過於現代,或者過於言情的臺詞,或者是某些溢美之辭而輕易地“出戲”了,這堶悸瑤T有著俺個人的偏見與固執;而最重要的就是,我是一個願意自己去體會和品味的觀眾,不喜歡已經得出一個硬性的結論,然後通過劇中人物之口滔滔不絕地灌輸給我,總感覺仿佛在強迫我接受;我更願意用自己的心去體會,去做出屬於自己的判斷,得出自己認可並可以接受的結論。而這部戲對於我最大的遺憾就在於此了,之前由於那段杜撰的感情,比較擔心劇情可能過於脫離歷史地“戲說”了;看過後發覺,其實這部戲堶惟珣艦峈漸v實數不勝數,可以想見編導所下的工夫了;可是越看卻越感覺疲憊了,因為總要聽劇堛漱H告訴我:趙皇帝是個什麼樣的人,李國主是個什麼樣的人,歷史會怎麼看待他們,家敏小姐已經改變很多長大成熟了,是趙贏得光彩還是李輸得漂亮等等之類,尤其是對於我心目中那麼真性情的詞人,居然可以坦言在拿起筆的那一刻,還能夠想到可以流傳到千載之後,竟如我們現代人這般功利, 簡直讓我不知說些什麼才好。

我始終覺得這“癥結”在於編導的心軟,不忍心讓主要人物的形象受損,之前費力鋪墊,儘量表現得適可而止或者不遺餘力,之後還要借他人之口多方辯解或者誇讚,勞心費力,在觀看的時候倒也可能有些效果,但看後回想起來卻有些適得其反,因為失去了回味的餘地和興趣;也許太在意太精心呵護的形象,卻往往容易失真,所以現在想來,對趙皇帝印象最深的是他四方遊走的時候,而李國主最真切的部分則是從從嘉到娥皇離世的部分。

個人以為,人物性格表現得最完整的倒是大周后,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成長的軌跡,情感和性格的逐步改變;而趙皇帝因為前期部分太短,稱帝後就比較平了,只有脾氣倒是日見火爆了;李國主之前的部分甚好,反而感覺失子失妻失母這一連串人生打擊之後,應該有一個性格的明顯轉變,再到亡國的部分那種“天上人間”的強烈反差,可惜處理得有些簡單和匆忙了。

MR.WU的表現超出我的預想之外,雖然仍然稍欠文氣,但真性情的一面表現得比較出色,與大周后、與窅娘、與父母兄長等的對手戲,拿捏得當,情感的流露與爆發都比較自然恰當;如果能夠設計出一整套完全屬於“李國主”這個人物的形體語言與表情方式,並貫徹始終,而且劇情設計中能夠有更多的表現餘地,相信這個角色當可與燕逍遙、若寒及十一郎同樣地成為MR.WU影視作品中的經典人物。(續完)



回品評《李後主與趙匡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