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幾多愁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7/06/06



本就想發完累積的觀戲絮語後,來開個新帖,因為那是看戲的同時隨筆記下的感想,很直接,也很片面,而且純粹以戲為話題,不想與歷史或自己的私心設想混雜在一起,所以有朋友感覺俺心堮e不下小周后,這確實是很有可能的,後面也許會談到這一點。

昨天太興奮了,能夠再次回到傳奇,心中真是感慨萬千;恰巧半夜某個頻道在播放電影“霸王別姬”,不知不覺地沉浸其中,聯想到幾多愁,那份遺憾的感覺又一次強烈地湧上心頭;電影中的人們在不同的時代中無力沉浮的感覺是那麼地觸目驚心,而震動之下卻又令人頓生悵然若失之感,而回頭再想想幾多愁,坦白講,仿佛沒有一個人物是真正完全地走進了我的心,雖然對於從嘉我有過驚喜,雖然我也曾為娥皇落淚,雖然也很欣賞窅娘,還有江正等等,但這都尚不足以讓我牽腸掛肚,如同曉寒妹妹之前所說,總是一個“旁觀者”的感覺,總仿佛是在聽一個並不太吸引我的故事而已。

其實我並不完全排斥言情劇,只是劇中言情的部分在我個人看來,如同劇中的配樂與舞蹈的編排一樣,並不足夠細膩,也不足夠深入,伴隨著後主一首首優美的詞章,卻沒有足夠的詩情畫意可以讓我陶醉其中;而歷史資料的使用,有的能夠融入劇情之中,很覺自然流暢,但還有一部分則讓我產生了堆砌之感;所以從整體的感覺上來講,就是很滿,滿得幾乎溢出來,所以也就沒有了印象深刻的部分,同時也沒有了對人物命運的關注和回味的餘地。

突然想起蕭劇,前段時間重看了一遍,雖然不再有當年的癡迷投入,但仍然有著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一時興起,去訂購了原著,書與劇,各有所長,書有書的魅力,劇也有劇的妙處;當書讓我感覺沉重的時候,就去看兩集劇,而看劇不過癮的時候,再去翻翻書,幾番折騰之下,人便陷入一種半癡半傻的境地,竟還一鼓作氣地更換了DVD版本。其實蕭劇如同一個座標,蕭沈的情感表現在我眼中是那麼地恰到好處,仿佛亦成了我對於言情劇情的標準,再過一分,便有“濫情”之嫌了,呵呵。

再說幾多愁,對比歷史上的後主與大、小周后的情感經歷,倒真有人生如戲,而戲卻仍然是戲的感覺;茉莉姑娘就是善良,所以看別人也是善良的,俺可是酒精它哥哥,噢,不,它姐姐,嘻嘻,“假純”哦(甲醇);俺確實是總在情不自禁之間流露出對完美的期盼,但內心深處是非常明白這是完全不切實際的,所以只能去苛求角色,而絕無法苛求真實世界中的人;只是這劇有些特殊,就在於這些人物都是曾經真真切切地存在過的,曾經真切地演繹過屬於他們自己的悲歡離合,儘管我看戲的時候盡力地克制自己,但仍然無法完全做到將趙皇帝與宋太祖,李國主與後主,大小周后與娥皇家敏,做到真正完全的區分,難免在這之間跳來跳去,不斷地加以比較想像;所以相對於劇中有許多鋪墊與藉口及美化的“多愛了一個人”事件而言,那曾經有過的“小周后尚幼,未知嫌疑,”和“後恚,至死,面不外向。”與“後主哀苦傷神,扶杖而起,”雖然可能會更殘忍,但卻更真實,所以就不會存在容不容得下的問題,因為是事實,唯有接受而已。



回品評《李後主與趙匡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