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聊齋〕之連城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茉莉
2007/07/19



因為事先沒有設定高標準,看了之後的感覺比預期的好。如果我閒閒沒事,又想輕鬆一下,我會想要拿出來重溫一回。而且,很久沒有這樣想一口氣看完的衝動了。

為什麼會有比看“風滿樓”還滿意的感覺呢?我也不知道。(別笑我的品味喔,我實話實說。)

〔故事〕

故事改編的不錯。

有原故事的脈絡,但其實內涵是有所不同的。蒲松齡用正規正矩的文筆寫的是別出新裁奇想式的、帶著戲謔的旨趣──為千金一笑、相知之情而割肉,更甚者,以一男子之身而殉情已屬於他人的女子於黃泉,又不可思議的三人一起歡歡喜喜的還陽。

反之,改編過的主題很“正經”的以──積陰德、造福鄉堙A以及,善有善報、“多行不義必自斃”的因果報應為骨幹;但表現手法卻有喜劇的輕鬆和誇張,不太像在看鬼片噫。

開場的方式頗特別。

其實用跳躍式的片段截取來引人入戲,再回過來細述從頭的手法也曾見過;但還未看過像這樣∼有點長,有點濃縮前段劇情式的化龍點睛,到了高潮時(連城在新婚之夜猝死),一下子跳回說書人的場景,才驀然醒覺──故事是似真似假的如一場夢,彷彿再荒誕不羈的情節發展也變成了可以接受的。

設計的不錯,讓不怎麼期待的人眼睛一亮。

說書人的這一部分,雖不唐突,但我覺得略見瑕疵。後面還好,說書的場景出現的少,出現時機也比較恰當,營造的氣氛和說書人的表演也比較自然順暢了;前面一開始有些矮板、缺少自然靈動的生氣。

故事的處理有其細膩處,去除了原故事的生硬,銜接的細緻有方,令我有一點“意外”的好感。

好比:

──喬生因誤以為是元宵節的活動,才會上臺作了那首“倦繡圖”的詩。

──喬生割肉給連城的機緣,設計的比較合理;要情郎割肉作藥引已夠荒誕,連城吃了藥卻還是死了去,劇情是很巧妙的和賓娘作了牽連。

──喬生為貧民安身立命爭取的歡樂窩,與王化成的不斷沖突,製造了王化成不顧一切變本加厲的使壞動機,所謂一時之忿,足以成千古之憾矣,這是人性的盲點,值得省思。

──喬生的義父是城隍廟的廟方管理員(用現代話說),安排的恰當和合情合理,讓故事的發展很順暢(城隍廟管理員的身份與死後掌管生死簿有了比較適當的連繫)。

前面三分之二感覺都還不錯,尤其是前頭的幾集很吸引人,我很喜歡,會想一口氣的看下去。(很久沒有這種衝動了!)。

“搶頭香”、“撞顏色”,好現代感喔;我許是太久沒有看輕鬆的片子了,很多地方都有讓人想莞爾一笑,卻發人深省的細膩,好比那連城和賓娘二位千金的香柱∼大的嚇人,與喬生手持的香枝那正常的“小”,明顯突兀的對比著。

後面幾集有些美中不足,因為講善懲惡,王化成就成了惟一的大壞蛋,有些落了俗。

當然,因為是神怪鬼片,難免落在鬼片的模式裡,鬼差、頭快要斷了的鬼魂、穿體而過、飛物交錯,以及神力鬥法的部分就不足為奇的很難避免掉了的;當然,對鬼片不熟悉的人還是會覺得繞富趣味的。可一點也不恐怖耶,所以,在陰間鬼界的部分,反而顯得平淡,不若故事本身吸引人,著墨的比重在容忍的範圍內,這也許是缺點(對喜歡享受恐怖鬼片氣氛的人來說),也或許是優點(對喜歡看故事的人而言)。陰間情事很平常,我個人以為沒有其他前面的新鮮、有看頭,可惜!

還魂的方法是不是別具特色的一點,我不能確定,但想是參考了一些傳說習俗吧,當我看著那隻昂首舉步、作為引路的公雞時,在心裡很想笑!為什麼是鷄呢?有一點倒是知道的,“米”和“鷄”常常是道士作法事的必需。

結局的方式有點戲謔,說書人(編劇)喧賓奪主喔,竟是開那蒲松齡的玩笑呢!(反過頭來指責蒲生“抄襲”,有趣。)

〔喬生〕

說實話,故事還算熱鬧,忙著看發展;對奇隆的詮釋方法太熟悉,沒有被電到,反而專心在看“喬生”的故事(喬生這個人物角色我喜歡)。只是覺得兩位女主角個兒高了些,而喬生偏又是平頭方巾帽、寛鬆窮書生的衣裝,更顯得有些高矮的不對稱,其他則是還好的。

喬生當然是靈魂人物,單元是“連城”,但故事的架構既已稍稍轉了角度,不可免的也轉移了人物焦點。

“百無一用是書生”∼∼不知怎地,看時不怎麼發人深思(可能因為句子太慣用了),但回想整個單元,取得的印象是:百無一用是書生,“百年有用是書生”、“百里造福是書生”。

喬生,一個一貧如洗的窮秀才,為貧窮流離的百姓租了一個不毛之地(只是沒想到這竟是一塊“福地”),建了一個簡陋的“歡樂窩”,教他們讀書識字、講做人的道理;為他們排難解憂,上訴不平,盡心盡力不求回報,建立了一個與兩門史家富豪之相互鬥氣、自私自利截然不同的眼光和生活態度。也算是寒窗苦讀的書生學以致用的實證和最佳典範。

他,仁慈寛厚,應順逆而伸屈有道;性情柔軟但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得意不忘本懷,即使受了屈辱、為暴力所施虐,猶能固守正道。而對於莫名其妙而來的好事好運也不改易其志。

很正經的人物性格,演來卻合理而不膨脹式的“偉大”。不是刻版的角色塑造,不是刻意的端繡人物,更突顯的活潑而感人。(很難不拿來和“李後主”的戲比一比,就會發現,原來要塑造良好形象的人物──題材、對白、情境規劃是可以這樣的具有影響力。)

他也有意氣消沉、哀痛的甚至於要否定一切的時候。“灰心緣忍事,霜鬢為論兵”把這句話改一改∼“灰心緣命債,喪生於暴戾”。

當然,將單純的──因為情深義重的兒女私情要相隨連城於九泉之下,改成是因為“多行不義必自斃”的王化成的罪行所致,其實滿“平淡乏味”的,但順著改編過的劇情一路而下,是比較合情合理啦。

喬生可是很耐打的喔,呵!有很多挨打、被暴力侍候的情節,尤其是喬生不得已作為王化成的奴僕一個月的那一段。(這一段,奇隆演的不錯,唉,他真是滿適合演”悲情“的,比喜劇角色討喜。)

〔連城.賓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

開頭時,不明白,在心裡還覺得連城這句子唸的有點“突兀”和“做作”。看過之後才明瞭:喔!有巧思。

傻傻的看到最後,才知,一開始已預示了過程和結局∼不同於原著的結局。黃菊是連城,紫菊是賓娘的象徵。用花來作對照,有一點“用力”,起初不是很認同,但之後感覺還好啦,至少它只是用“象徵”手法,未置一詞挑明的說,一直到故事最後,二位死對頭的史老爺,在真心誠意的要和解、相互包容的當頭,可還是在兩人墳前為誰家墳頭開的花最漂亮爭吵不休(這一段有一點好笑。)

與兩位史老爺爭執不休的對比,暮色中,喬生在墓地前的遠遠的一方,為連城和賓娘吹簫的畫面,有一點“無語送君別”的情深情意。

這故事最大的特色就是不說教的嚴肅,很有生命力,人物很是“朝氣蓬勃”,爭吵不休也處理的很不錯,好像不懂事的小孩在鬧意氣,又帶著趣味;所以看這戲,感覺挺輕鬆的,一點都不像在看鬼片。

連城和賓娘,其實賓娘的角色比較吃香,可發揮的地方比連城多。但連城比較“美”,而兩人都演的很好。范小姐很適合古代美女造型(她的戲看的少,我是和“調包”相比。)

有好幾次,我會把賓娘和陸劍萍“角色重疊”,她說話的樣子和調調兒,一不留神還真是感覺相似啊。她們兩吵吵鬧鬧的,互別瞄頭,互爭高下,又都真心誠意的為喬生著想,有一種充滿“生氣靈動”的可喜,兩個角色我都喜歡。(當初不怎麼期待,看了之後有一點“意外”。)

〔其他〕

畫面很美,最想要去看看的是那一大片靠山的雛菊花田;尤其是最後第二集(好像是這一集),他們三人都已成了“遊盪的孤魂野鬼”,坐在那整個一片雛菊花田叢裡,喬生聽連城和賓娘說著談著還陽後最想做的事,又吵又笑的...,好一個如夢似幻的美麗景致喔!如果可以親歷其境,真是會讓人陶然忘機,如癡如醉啊。(好想去看)

配樂粉棒,琴簫合鳴真的悠雅怡人(可惜某人這些個場景我好像看太多了,哦∼),畫面也拍的優美,風景如畫。

片尾曲很好聽,歌詞也令人喜愛。(我想要學著唱,呵!)

配音方面,開始幾集有點糟糕,有時候還有點“吵”,喬生的配音一開始還真不習慣,後頭卻好了。連城的配音比較柔美。

通篇來說,是還不錯的通俗劇,可以輕鬆的觀賞。還沒看其他單元,我也想看看和這單元差異有多大。

..................

寫完之後,跑去看之前大家的討論,嚇得我回頭再看一遍,要確定一下自己的感覺是不是有問題?哈!

這一次有注意一下皮膚問題,嗯,果然是有時很差,有時不錯;可是當某人皮膚不太好的時候,連城和賓娘好像也好不到那裡去。又因為頭帶著書生帽,頭好像被“壓扁”了一部分,臉就相對的有時顯得方的多..,我想有些是拍攝的問題吧。總之,我其實沒有很注意這些呀,感覺是還好的。(或者,是因為我不是太關心奇隆的“偶像”形象吧。)

本來想截雛菊花田的圖,最近忙翻了,也就算了,還是直接看片裡頭的好了.



2007/07/20

嗯,嗯

這戲有耐看性.

那個王化成演技不錯, 如果是因為界定在"黑色幽默",那他也"功不可沒"

演壞人卻不讓人感覺他是在"演"壞人,瞧他的台詞,他的表情和表演方式,根本就認為自己本來就都沒有錯的理所當然,還"戲謔"正派人士的"文墨"與"言詞",所以更讓人忿怒不平.

記得有一幕,好像是他把連城的死因都一股腦兒往喬生那裡推,還一面踩著樓梯,一面口裡聲聲說著"多行不義必自斃", 這其實是很諷刺的手法.

那歡樂窩的氣氛很不錯,用點比喻的詞來說--"有點黏,又不會太黏", 很溫馨又不會過度濫情的溫馨,有"草性". 我是冷情的人,太溫馨的經受不起,這歡樂窩的"溫度",還行.



回品評《聊齋奇女子》